首页 > 研究推广 > 理论前沿

“加班”有解吗?

[来源:网络][日期:2022年01月30日][点击量:1223] 【 【打印】

新闻摘要:刘润 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

经常有人问我:从996”到“724”,为何现在流行加班文化?为什么大家都不想加班,却没有一起到点下班就走,反而越加越凶?

不难看出,加班已经是很多公司的普遍现象,也成了当代每个职场年轻人的生活常态。这是个人的痛点,也是整个社会的痛点。



剧场效应

什么叫剧场效应? 你在剧场看戏剧, 坐在第一排的人觉得演得好,忍不住站起来看。他们一旦站起来,第二排人就被挡住了,于是第二排人也站起来了……于是整个剧场的人都站着看完了这场戏。

全都坐着和全都站起来,都是看了场戏。但明显是坐着看更舒服。而这一切的起点都是因为第一排的人站起来了,只要他们不站起来,这事就解决了。这就叫“剧场效应”。

今天的互联网公司,就陷入了剧场效应的竞争。

好比拼多多拼命让员工加班,美团想,我不加班那怎么行?然后腾讯说,那我也得加班。腾讯一加班,字节跳动不干了,说,我也得加班……于是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加班。

互联网公司出现今天的现状,是因为平台经济赢家通吃的模式,使这一群公司必须比速度,足够快才能赢。

加班的目的,都是为了来比速度、抢时间,获得竞争优势。可一旦走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在加班,到最后会发现,大家的竞争优势又都没了。

很多事情,明明大家都不想这样,却又不得不这样做。怎么办呢?



解决剧场效应

上个世纪50~60年代,美国烟草行业竞争非常惨烈。A公司通过打广告,抢了很多市场份额,挣到很多钱,于是B公司想,我也得打广告。A看见这情况,又加大了广告投入。

双方进入了广告战,越打越多,往里砸钱。拼命砸。直到都花了巨额的广告费,直到再砸就要血本无归了。

最后结果是,两个公司都不挣钱。事实上, AB的总收入还是那么多,却凭空多花了很多广告费,利润双双下降。即使利润为零,但是广告还不敢停。这怎么办?

后来,烟草公司想出个妙招。

1971年,他们推动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法案,禁止所有的烟草公司,在电视和广播里做烟草广告。禁止令一出,大家立刻觉得,这下烟草公司得赔钱了。没想到,结果恰恰相反,整个行业的利润大增。

AB公司利润不但没有下降,还都获得了不小的增长。因为这法案是烟草公司们自己提交的,请求政府来强制执行,这让所有公司都省下了巨额的广告费。所以在法案通过的第二年,烟草公司的利润反而上升。

这是通过行政手段解决剧场效应的方法。那么加班问题怎么解决呢?靠谱的方法依然是政府的行政手段调控。

按《劳动法》规定,标准工时员工每天工作超过八小时的,就算加班时间。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都不加班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可以去别的地方去找竞争优势,通过制度约束,来思考、创新出更多其他的好打法。

有人说靠成立行业自律协也会管用,实则不然。

自律协会就像学校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一样:两人一商量,我们回家都不准复习,结果两个人拼命在家复习。所以说,剧场效应只能通过行政手段来解决,依靠国家的强制力实现效果会更好。



政府需要博弈论

我们换个角度,从博弈论来理解一下这件事。剧场效应的问题,类似“纳什均衡”“囚徒困境”等博弈论问题。

纳什均衡就是一种博弈的稳定结果,谁单方改变策略,谁就会损失。你不做广告,别人做广告,现有的顾客就全都被对手抢走了,于是大家都不得不做广告。

那怎样才能把“坏的均衡”,变成“好的均衡”呢?必须改变“制度设计”。

比如,人民公社的理想是共同富裕,但在“大锅饭”制度设计下,不干活也能吃到饭,偷懒就成了“最优策略”,最终形成所有人都不干活的“坏的均衡”怎么办?“包产到户”解决了这个问题。偷懒,分不到劳动成果,“最优策略”就变成了勤奋,最终形成“好的均衡”。

什么又是“囚徒困境”?

两名囚徒AB被隔离审讯。如果两人彼此背叛,都坦白罪行,会都被判刑8年;但如果一人坦白,一人不坦白,坦白的人直接释放,不坦白的重判15年。如果两人合作,都不坦白呢?会因为证据不足,都只判1年。显然,“都不坦白”是最优策略,两人判得最轻。

但因为“纳什均衡”,你会明白“都不坦白”是经不起考验的。

我如果单方选择背叛,将立即获释,诱惑太大;而且就算我守口如瓶,万一他背叛了呢?我会被判15年,风险太高。在利益驱使下,“都不坦白”不是稳定的纳什均衡。

“都坦白”呢?那两人都获刑8年。这时,如果一名囚徒单方决定守口如瓶,他的8年刑期将立刻变为15年,而另一人则被释放。这一点好处都没有,两名囚徒如果是理性的,都不会这么干。“背叛诱惑>合作报酬”导致大家都想招供,“受骗支付>背叛惩罚”导致大家不愿守口如瓶,这就是“囚徒困境”。

它类似于剧场效应导致的恶性竞争问题。那么如何破解呢?

第一,让“合作报酬>背叛诱惑”,把“都不坦白”变成新的纳什均衡;

第二,让“背叛惩罚>受骗支付”,打破“都坦白”这个原有的纳什均衡。

当面对剧场效应,面对上面各种社会问题时,我们发现,很多时候是无法依靠自由市场经济里“无形的手”来解决的。比如加班现象、学校教育、甚至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由人们自由地做决定,事情的发展也不一定向好,常常导致每个人的处境都变得更糟。

所以,必要时就得通过政府、行业协会这些“有形的手”来调节。

同时,这是场博弈是长期的、与时俱进的博弈。政府也需要不断学习和进化,来更好地制定有效制度和政策。

其实“加班”有解,“剧场效应”有解,“纳什均衡”“囚徒困境”都有解。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怎么想,你怎么看。

如果你认为,我们从小到大,都活在剧场效应里。那么永远有“别人家的小孩”存在。你永远会害怕落后、害怕被落下。

为什么许多人懂得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陷入了剧场效应,怎么办?只需要调节好心态,做好自己,不被别人打乱自己的节奏,把生命中的每一天,都看作你余生的第一天。

(摘自刘润微信公众号,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