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俞敏洪的坚守和回归

[来源:本站整理][日期:2021年10月28日][点击量:313] 【 【打印】

或许对俞敏洪来说,新东方既是他一手孕育的“孩子”,也是他众多“苦恼”的根源。他在新东方收获了名誉和财富,也不止一次萌生过退意。但在新东方又一次面临“至暗时刻”时,他还是站了出来。

9月25日,新东方在北京举办了大学生业务品牌升级发布会,创始人俞敏洪也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他表示,对新东方而言,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的升级不是转型,而是坚守和回归。

这是60岁的俞敏洪近期以来首次在公开场合亮相。在此之前的几个月中,新东方先后经历了罚款、中消协点名、股价下跌等风波,在“双减”政策的压力下,俞敏洪再次站到了台前,“大家都知道,最近有人不断给我发问候信息,因为教育领域正在进行变革,大家担心我会心情不好,其实我告诉他们,我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不好,甚至某种意义上处于一种心平气和的状态,理由也非常简单,因为所有这一切教育领域的变革,都不会影响我对自己人生大方向的设定,它不会影响我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更多地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的目标。”在新东方的“至暗时刻”,俞敏洪如此表示。

受父亲的影响,俞敏洪经常会思考两个问题:目标是什么?怎么去实现?

 
父亲的故事

俞敏洪曾在《朗读者》第二季中,讲过一个关于他父亲的故事。

在俞敏洪小时候,他的父亲经常帮别人建房子,每次建完房子,就会把别人废弃不要的断砖乱瓦捡回来,或一块两块,或三块五块。久而久之,家里本来就小的院子多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砖头碎瓦,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俞敏洪完全不知道这堆东西的用处,就问父亲要做什么,父亲告诉他要造一间小房子。

终于有一天,父亲在院子一角的小空地上开始左右测量,开沟挖槽。随后的几天里,父亲和泥砌墙,用那堆乱砖左拼右凑,一间四四方方的小房子居然拔地而起,干净漂亮,和院子构成了一个和谐的整体。

当时俞敏洪只是觉得父亲很了不起,一个人就盖了一间房子,等到长大以后,他才逐渐发现父亲做的这件事对自己的深刻影响。从一块砖头到一堆砖头,最后变成一间小房子,父亲向他阐释了做成一件事情的全部奥秘:一块砖头没有什么用,一堆砖头也没有什么用,如果你心中没有一个造房子的梦想,拥有天下所有的砖头也只是占据了一推废物,但如果只有造房子的梦想,而没有砖头,梦想也没法实现。

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件事情中蕴藏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俞敏洪,成了他做事的指导思想。做事的时候,他一般都会问自己两个问题:

一是做这件事情的目标是什么,因为盲目做事就像捡了一堆砖头而不知道干什么一样,会浪费自己的生命。二是需要多少努力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成,也就是需要捡多少砖头才能把房子造好。

解决了上面这两个问题,剩下的就是要有足够的耐心,因为砖头不是一天就能捡够的。

在俞敏洪的一生中,有三件事证明了这一思路的好处。首先是高考,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考上大学,第一年第二年没考上,但第三年拼命学习,最终考上北大;第二件是背英语单词,成为中国最好的词汇老师之一,于是一个一个单词背,终于背下两三万个单词,成了一名不错的词汇老师;第三件是做新东方,要成为中国最好的英语培训机构之一,然后开始给学生上课,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到今天为止依然在努力。

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曾被称为“新东方三驾马车”,如今三人已分道扬镳。

 
瞻前顾后

在确认目标和向目标迈进的过程中,俞敏洪也时常进行反思。

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中,俞敏洪这样总结自己的性格弱点:“我比较软弱,不愿意跟别人硬碰硬;有的时候不能坚持原则;还容易过分宽容,我的和气、合群等特点也容易导致权威不足。这也涉及我个性中的另外一个弱点,那就是我做事有时会瞻前顾后,明明自己认为决策是对的,但考虑到其他人的事情,我的推动力不足,就导致新东方的很多变革速度比较慢。”

在书中,俞敏洪用了27页来讲“瞻前顾后”,在提到新东方的失误时,他说,“你会发现新东方在新业务布局方面存在一些问题,这也可能是我自身存在的问题,就是我不敢全力以赴地去做新业务,总是在那儿尝试,而且有时候用人也不到位,因此一些新业务要么还没发展起来就落后于形势了,要么就是做着做着做没了,于是就形成了新东方布局中间的一些失误。”

回顾新东方的整个发展阶段,尤其是每一个变革期,都能看到俞敏洪如履薄冰的状态。

在俞敏洪还是北大的一位英语老师时,他曾试图兼顾教学和赚钱这两件事。1984年,俞敏洪从北京大学毕业,留校做英语老师,每月拿着120元的工资。为了多赚一些钱到美国读书,他一边在北大教书,一边在校外培训机构做老师,后又自己在北大校内开培训班,但终究没有维持住这种“公职”与“私教”之间的平衡,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学校通报批评的处分。

翌年,俞敏洪无奈离开北大,与妻子共同成立了“东方大学英语培训部”。在中关村第二小学租了间平房当教室,外面支一套桌椅供报名咨询,这就是新东方的雏形。

也正是这种无奈造就了后来的新东方。1993年,新东方正式成立,抓住出国留学爆发的机会,公司得以迅速成长。在随后的很多年间,新东方几乎独享了整个红利时代,成为国内最大的留学培训机构。2006年,新东方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中国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教育机构。而在上市前,新东方经历了漫长的变革期,“在整个变革的过程中,新东方的创始团队从2001年开始出现各种矛盾、争吵,直到2006年公司上市这种局面才真正结束。”

“我要在新东方的变革中确保两件事情:一是必须保证新东方的发展,不管我个人受多少委屈,保证新东方的发展这件事情是不变的;二是这些朋友从国外回来跟我一起创业,不管有多少矛盾,我都觉得我们的朋友、同学关系还在,在感情上不能把大家伤得太厉害。”俞敏洪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里写道。尽管俞敏洪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利益均衡以及“三驾马车”之间微妙的和谐,但内部矛盾始终未得到真正的解决,新东方上市不久,三驾马车分道扬镳。

多年来,新东方不断遭遇新的困境,但也始终是行业代表企业之一。

 
焦虑和痛苦

2013年被称为在线教育元年。这一年,百度、腾讯、阿里、网易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纷纷上线教育平台,这些手握技术和流量的互联网公司看好在线教育的市场前景,纷纷加大投入;大量的互联网教育创业公司涌现,仅2013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出现项目692个,投资案例共25笔,融资规模达1.97亿美元。

和这些后来者相比,新东方与互联网的结合起步很早,2000年就投资5000万创立的迅程(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新东方全资子公司,负责运营新东方在线)。

新东方原本是最早做在线教育的一批机构,也是中国在线教育录播课和网校时代的亲历者,彼时行业还处于PC互联网时代,但经过十多年的摸索,新东方在线却始终没有将其业务做到符合新东方行业地位的水准,2014年新东方在线的营收仅占新东方总营收的3%~4%。

俞敏洪在新东方二十周年(2013年)接受采访时说道:“所有人都在庆祝感慨新东方二十年的不容易,只有一个人陷入焦虑和痛苦之中。因为我知道未来二十年新东方不好走,过去的成功跟未来没有任何关系。”他还承认了新东方在线教育布局的不足。“2013年新东方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移动互联网给教育行业带来的挑战,这个挑战会持续到2014年乃至2015年。”

2015年前后,新东方总收入每年仅增加百分之十几,而利润每年下降百分之十几。而新东方的竞争对手,好未来却以百分之几十的增速快速增长。“新东方面临的这个困境,无疑是资本市场和新东方的结合,再加上我这样不够坚定地性格造成的。”俞敏洪后来反思道。

此后的几年里,新东方一直都没有停止在线上的发力。

2016年,新东方在线确定了重点投入K12业务的战略,并于当年成立东方优播。同年,腾讯加入新东方在线,为其带来巨大的线上流量优势。2017年3月,新东方在线完成拆分,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后摘牌。2019年,新东方在线在香港上市。但新东方在线一直没有交出满意的答卷。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中期业绩显示,新东方在线总净营收5.68亿元,同比增长19%,净亏损较上年同期的3618.5万元扩大为8751.6万元。相比上一财年同期由盈转亏,连续两个季度亏损。

不仅是整体业绩,在经营层面新东方在线业务也面临困境。半年报显示,新东方在线的付费学生人次为52.6万,去年同期为62.1万。K12教育业务付费学生人次为75.5万,去年同期为29.2万;学前教育业务付费学生人次为3.6万,去年同期为19.1万——除了K12业务,其他均出现下滑。

新东方在线的发展始终未能承接俞敏洪所期望的“双平台战略”。俞敏洪说,“如果我历练成快刀斩乱麻的个性,再跟我的个性中好的一面结合起来,那么新东方的推动力、发展力可能会比现在好很多。”

 
新东方的保护者

曾有一段时间,围绕在俞敏洪身上的一个话题始终消散不去,那就是“俞敏洪是不是老了”“新东方是不是跟不上了”。这源自于新东方或者说俞敏洪对在线教育的态度。

在很多场合,俞敏洪反复提到,在线教育还不是一个可以跑通的商业模式。但另一方面,在线教育的火热,也迫使他不得不对其“屈尊”。犹豫的结果,就是新东方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线上线下“左右手互博”,线下经常告线上人员的“状”,认为线上抢了线下的生意。

摆在俞敏洪面前的另一个问题,便是人才青黄不接。这似乎也是新东方和俞敏洪一直在面对的问题,不管是之前“三驾马车”时期,还是后来只剩俞敏洪一人。王强、徐小平等都在时,新东方虽人才济济,但正因为都是“才”,且是北大同学知根知底,光是“内斗”就花了好多年。

但老人消失,能堪大任的便少了。一个例子是,2006年俞敏洪曾尝试实施分区管理,由每位副总管理5~8家分校,不到一年就告终了。因为担心“诸侯割据”重现,便又将四十多个学校重归陈向东。这样大的工作量一度让陈向东疲惫不堪。再等到陈向东、沙云龙等新一批人才也从“黄埔军校”毕业自主创业,俞敏洪手下的人才就更稀缺了。这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新东方很多新业务难以开展。

俞敏洪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他也在极力解决这一摊子事。这才有了新东方在线的人事变动、年会《沙漠骆驼》流出、连发5封高管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俞敏洪曾表示,信中提到的问题已解决了一部分,还有一些是战略中长期的问题,正在解决中。最为明显的便是新东方一众高管中,出现了很多年轻人的身影。

事情显然已经在朝着俞敏洪既定的发展轨道走,他似乎很快就能实现自己转幕后的想法。疫情期间,俞敏洪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即将退休”,他说:“我做企业到现在也没太大兴趣, 如果我有兴趣的话,新东方应该比现在更大一点。我会去做更加好玩的事情,把旅游经验分享给别人,讲讲自己的人生。”

但如今看来,他的这个想法又要往后推延了。

2021年2月以来,新东方股价这一路下滑的背后,确定与不确定性交织。尽管网传的“双减”政策至今还未有全部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国家对教培行业监管趋严。

当前,国家已经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启蒙赛道生变;教育部日前遴选确定了首批23个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允许中小学校收取课后服务费用。教培机构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是不是要转向成人业务?进校是否可行?授课方式是否会从名师大班转向AI录播?

新东方的故事要想继续讲下去,还得靠他。而尽管俞敏洪嘴上无数次说着“想要退休”的愿望,但他又不可能真丢下新东方不管。正如徐小平所讲,俞敏洪是新东方唯一一个“会像保护生命一样保护新东方品牌的人”,他是唯一的“新东方之父”。他只能持续不断地报告下去,直到他光荣退休为止。

编辑:彭洋

(整理自市界、蓝鲸财经、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