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推广 > 政策法规

“国资云”是朵什么“云”?

[来源:网络][日期:2021年09月25日][点击量:572] 【 【打印】

新闻摘要:9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和《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正式施行之际,网上流传的一份来自天津国资委的“红头文件”,成为国内云计算领域的关注焦点。

8月底以来,国内云计算市场和资本市场被一朵“云”搅动起来,相关概念股纷纷大涨。

这朵云便是“国资云”。一份传为天津市国资委下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国企上云工作完善国资云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简称《实施方案》)部分截图显示,各(市管、委管)企业最迟应于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迁移至国资云,而且“华为云”“阿里云”“腾讯云”“沃云”“天翼云”“移动云”都被摒弃在外。


一时间,“国资云”成为一朵“疑云”,各种猜测喧嚣而上:什么是国资云?谁属于国资云?国资云会动谁的蛋糕?


搅动市场的那朵“云”

国资云到底是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天津市国资委在这份《实施方案》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国资云公司将依托现有的算力资源及业务支撑能力﹐搭建构筑国资系统一级专有云平台,并根据所提供的服务类型形成满足等保三级安全条件的国资监管云、安全云、业务云、信创云等逻辑云,通过与满足相关安全要求的国有企业现有私有云平台进行对接,将国资国企现有算力资源进行整合重构,实现统一资源监督、分级安全防护、资源动态互补、应用分级提供的国企专有混合云整体架构。

从《实施方案》描述中可以看出,国资云是专有云,还要满足等保三级(最高五级)要求。不过,《实施方案》中提到的“国资云公司”又是什么?是国家层面的,还是地方层面的?

有媒体查询发现,文件中的“国资云公司”全称是天津国资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国资云公司),成立于今年3月,由天津市国资委间接控股。官方介绍显示,天津国资云公司具备提供基础云服务的能力,满足数据传输、数据存储、高性能计算等方面的要求,可为国资系统企业以及其他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提供稳定、可靠、安全的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和PaaS(平台即服务)服务,未来进一步整合国资系统数据中心资源,与浪潮、用友、深信服、爱数等软硬件厂商合作,提供SaaS(软件即服务)和DaaS(数据即服务)服务。

“国资云建设的初衷是保障国有企业信息安全、自主可控,确保安全上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媒体表示,天津国资委发出方案之前,阿里云出现用户数据泄漏,可能是导火索,因此“数据自主可控”可能将是国资云建立的方向。

天津市国资委在《实施方案》中也强调,国企数据资源属于国有资产,应纳入国资监管和统一管理。国资云将建设完善国资国企一体化网络信息安全保障体系,采取专网专线模式建设国资系统内部运行的云网络架构,从根源上避免重要数据暴露于互联网所引发的风险隐患,强化网络信息安全重大风险感知能力和应急响应能力﹐提升国资国企网络信息安全和数据安全整体水平。


“国资云”的建设涉及到国有资产的安全问题,因此各地在推进时也颇为小心谨慎。

天上不止一朵“云”

事实上,国资云平台并非只有天津在推动。

2019年9月,重庆已进行国资云平台(一期)项目人工智能支撑平台招标,2021年7月30日,重庆发布国资云平台(二期)业务平台建设项目招标公告;2020年11月,四川省国资委将“四川国资云”授权给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下属企业建设和运营;2021年4月,“四川国资云”建成并正式启动;2021年3月,浙江省国资委启动“国资国企数字化监管应用”项目建设,明确由浙江省国资委控股的杭钢股份承担起浙江国资云IDC机房的建设与维护运行。除此之外,苏州、深圳等地也均已展开对国资云的探索。

虽说很多地方都在推进国资云的建设,但方式各不相同。

比如“四川国资云”被授权给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下属四川省数字产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平台的建设和运营。同时,四川能投又与四川电信在“四川国资云”运营上达成战略合作,形成了联合运营的创新模式。简而言之,数字产业公司负责底层建设,阿里云提供技术输出,数字产业和电信运营商负责运营。资料显示,“四川国资云”依然是一个市场化的经营主体。投入使用后,能投集团旗下300多家子企业将使用该平台,此外,由“四川省国资委牵头,发展省内国资企业成为‘国资云’平台用户,同时,通过与云计算厂商和电信联合推广,加上有效的运营手段,从而快速打开省内市场。”至少从措辞来看,并没有强制意味。

浙江国资云则由杭钢集团负责建设与维护运营。杭钢股份官微今年7月的一篇文章显示,浙江省国资委于3月份启动“国资国企数字化监管应用”项目建设,该项目包括八大应用系统和一个云基础设施——“国资云”。截至目前,已完成省交投集团、省国贸集团、省建投集团、省能源集团、物产中大集团5家单位6个系统的云资源部署。

“据我所知,目前这5家单位各自建设了一套或两套系统,统一放在杭钢云计算数据中心。”一位接近浙江“国资云”的人士表示,包括“三重一大”决策监督管理系统、企业改革管理应用系统、党建管理系统、大额资金监控预警系统、国资监管数据中台、国资监管数据综合展示系统等在内的6个系统,可以为接入“国资云”的企业提供共享服务,但整朵“云”的建设,目前还在试点摸索中。

从上述信息来看,国资云平台具有较强的地方性。简单来说,就是指由各地国资委牵头投资、设立、运营,推动国企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数据安全基础设施云平台。安信证券指出,国资云的本质是从第三方托管的公有云转向国资专属行业云,其主要建设与运营方通常是地方国资企业。招商证券也表示,国资云公司更多是以地方国资直接控股的形式存在,目前国资云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平台,而是以地方为主的云计算平台,因此在国资云承建过程中,地方性招投标应占据主导地位。

实际上,各地加快探索建设国资云平台主要有两个文件依据。

首先,2020年年底国务院国资委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加快国有企业的数字转型包括基础设施,生产应用等;其次,是国务院国资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全国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建设工作的通知》,基于国务院国资委要求,所有国有企业需要依托国资国企在线监管平台,国务院国资委已经搭建好总平台,目前国内大部分城市都已陆续接入。


目前看来,“国资云”的建设也是国企改革的一部分。


或许还有更多“云”

当然,并不是所有省市都已经开始行动,有媒体咨询了山东、山西等省直属国企人士,得到的答复都是“听说过,但还没明确怎么建。”

“国资企业分几类,一个省的央企、省属国资、市属国资、参控子企业、委属企业……加起来可能有几千家,不可能由一家国资云‘吃’下市场。”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国资云项目大多会由地方国资企业承接,但省级、地区级的建设方应该不尽相同,毕竟各级政府都有自己的直属企业和利益诉求。

可类比的是各地已启动的智慧城市建设,当地国资委直管企业或纳税大户、电信运营商、互联网云计算厂商都有参与,比如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一些区级项目就有可能过亿,“蛋糕很大。”上述人士表示,这同时意味着,国资云的市场环境要远比政务云复杂,需要各方合作协同,信创产业、电信运营商、云计算厂商都有机会。

随着国家对数据安全、数字化转型越来越重视,各省都在探索各自的建设模式。事实上,自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来,各地方政府在新基建方面都有一定布局。

启信宝显示,山西云时代由山西省国资委100%控股,“属于厅局级单位”,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云时代是在山西太钢信息与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基础上直接更名组建,后来又将潞安集团、晋能集团、山西晋通三家企业所属的5家电子信息制造企业股权划转至其名下,涉及资产总额近140亿元。经过几轮整合之后,目前云时代有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山西大众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山西云时代政务云技术有限公司等11个全资子公司以及11个地市子公司。

承接浙江“国资云”的杭钢股份,则是在2019年以9.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杭州杭钢云计算数据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云数据公司)100%股权,云数据公司原名杭州资金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高强度机械用钢加工企业,2018年开始转型IDC业务。杭钢股份的大股东杭州钢铁集团是浙江省国资委和浙江省财政厅共同控股的浙江省属企业。“从目前已经公开的各地国资云来看,主要建设与运营方基本均是地方国资企业,地方国资IDC有望最大程度受益区域性国资云的建设与托管运营需求。”安信证券研报表示。



不排除有“乌云”

天津《实施方案》提出国企的信息系统“从第三方平台迁移”“不得新签、续签”等要求,引发了市场对第三方公有云平台前途的担忧。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天津一地做法,从更大层面来说,在国资云建设和运营的过程中,仍蕴藏着不少机遇。“目前企业私有云建设比较完善的国企大约只有30%。”有业内人士表示,有些国企的信息化程度远不及互联网企业,可能只上了财务系统,更谈不上“上云”。

神州数码副总裁韩智敏在31日的业绩说明会上也表示,“很多企业的云建设还在初期,如果能在国资委大力推动下加快上云步伐,对整个行业应该是大利好。”

将云计算比作一栋大楼,可以分为三层:底层的IasS层(基础设施即服务);中间的PasS层(平台即服务);顶部的SasS层(软件即服务)。目前来看,国资云IaaS层基本由地方国资主导建设。IaaS层是存储数据的核心,国资云平台将运行在具备国资背景、满足等保二级要求的IDC机房之上,也即各地正在建设的地方国资云,在这个领域,第三方云计算厂商会遇到一定挑战。

在PaaS层,也就是云计算的软件平台层上,第三方云计算厂商具备明显技术优势,所以在中短期内,国资云在PaaS层上仍离不开第三方。“四川国资云”官网上介绍,“四川国资云”作为四川国企上云的官方推荐平台,采用阿里云计算技术方案。相关资料显示,浙江国资云平台目前是以阿里云技术作为支撑。天津“国资云”目前的合作方不明,不过去年11月,天津市国资委和华为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结合华为在云计算、鲲鹏生态等方面的技术能力,共同推动天津市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和产业升级。

SasS层应该会更加开放,在数据安全的大背景下,国产软件替代的趋势进一步加强。安信证券在研报中称,天津市已经在展开基于天津国资云平台的信息化应用征集和选型,囊括云安全、OA、邮件、ERP等各个通用化程度较高的应用环节。

“国资云对电信运营商来说,肯定是利好。”同济大学CIMS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马云龙认为,这是块新增蛋糕,作为央企旗下的云计算商,电信运营商的背景、技术能力、和各地方政企长期建立的良好客情关系,都可能让它切一块蛋糕出来。

数据显示,中国主机托管市场规模巨大,2019年达750亿元,IDC市场存量约8500MW,非云容量约85%,现存服务器规模约1560万台,其中互联网行业持有530万台。《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我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达到1781.8亿元,增速为33.6%。

电信运营商是市场的中坚力量,不久前刚刚回到A股的中国电信占据近半壁江山,占比约42%,其招股书显示,中国电信是中国最大的IDC服务提供商,拥有约700个数据中心,机架规模超过42万个。另两家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占比也不低,分别约为21%和10%。“电信运营商今后就是国家云的主力。”一位运营商人士对此颇为乐观。

但并非所有人都一样乐观。

多位业内人士提出,国资云的概念并非今年才有,但此前最大问题是应用哪里来以及服务谁来提供。的确,浙江和四川“国资云”已上云的系统,尚未涉及具体核心业务,而生产、工业控制、视频监控等内部核心系统的上云共享,并不容易解决。

另有观点认为,对于推动国企上云,各地政府和国企驱动力不一,也未必会形成全国“国资云建设热潮”。马云龙对此表示认同,“与全国正建设得如火如荼的政务云相比,国资企业上云的进度应该没那么快,政务云建设已经纳入国家总体信息化规划,有分阶段的时间节点要求,但国资企业需要充分考虑经济效益,哪些业务上,什么时候上,都要仔细考量,尤其是大型国企,大多都有不错的信息化建设基础,很难直接放弃。”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政务云落地主要用户是各省各市的委办厅局,落地信息化预算主要依赖财政预算。国资委下属的国有企业整体预算控制力度较松,信息化程度参差不齐。此外,在部分信息化预算较高、已经拥有自主私有云的国有企业中推广“国资云”阻力较大,信息化程度较低的国有企业,相对更好协调。

此外,地方云计算厂商的资金实力和技术能力,也并不能完全乐观。数据中心是典型的新型信息基础底座,网络、算力、存储能力缺一不可,属资本重度投入行业。此前中国电信宣布在上海临港建设超级算力中心,投资350亿元,地方国资数据中心能否有如此充裕的资金实力?同时,平台的稳定性、可用性、易用性等能力的打造,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是一个需长期积累的过程。

编辑:彭洋

(整理自《IT时报》、观察者网,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