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中心 > 新阶层文化

在平沙岛(外二首)

[来源:本站整理][日期:2021年03月29日][点击量:22] 【 【打印】

新闻摘要:阿翔 生于1970年,安徽当涂人,曾在《大家》《花城》《山花》《十月》《今天》等杂志发表作品,著有《木火车》《少年诗》等诗集。


在平沙岛



我看见盛大的雁群,安静得像

一场独立于时间的证词:

现场中平沙不落雁。


拜访所有的教堂,我厌倦于

视野的无限,木制的果园,

舌尖上的隐约声响。


草坪的静止,比油画犹如一次弥漫,

河流炽热的一首诗,

融合了马的飞驰旧气味。


岛上的环形路,环绕风声,

邻居的孩子们自由的追逐,

就好像是瞒过大自然的灵魂出窍。


直到轻盈的骑术更换为陌生人,

在郊外的梦寐,早就习惯了

花枝的魔术表演。


像船头的古老,领航于岛上的生活,

月光亮晃晃地照耀着潮汐,

那降临于荒野的晚餐……



天气这么好



天气这么好一定有原因。

在异地和车流的反光镜之间,

我选择了后退,不必添加别的通途,

他们有的是大把时间,就好像

植物在大把时间里随波逐流,这完全

可以理解。如果借助于催眠,很可能回避

月亮的引力,但引力未必不产生歧义。

也许对我而言,不依赖血统就能回味

舌头的记忆,剩余的玫瑰将不会发出暗香;

有时,故乡通过旅途越来越远,

远到甚至愿意用世界观克服现实的荒谬,

即使是隐秘的替身,也不被他们一眼认出,

确实是成为我唯一的供词。

假如不被曲解,其区别在于继续扩大化

和隐含黄金的方言。

从明亮到复数面孔,谁敢说他们没有

适合的农药师;更多时候,

后退到眺望的站立度,直到草木低垂,

中秋将至,就如同古怪的治疗法,

精通命运的杯中之月光,足够他们去交换,

必要时,向下一步的幸福致敬。只有

那些难以捉摸的灯盏,无不在河流中摇荡,

且看这一刻,“围绕着的空虚

像是真的,不必问原因。”相比之下,

一首诗与周围的环境毫无违和感,

所以现在天气这么好。



手语者说



起于下午的背面,必终于书写。不停的手势使他

滞留在现实,远离喧嚣的酒吧,在房间缩成一团。

其实他知道无人看懂手语,不触及灰色。

构想的一首诗无从说出,“书籍适于途中的厌倦,

我并不擅长分身术”。


怎样熬过那些日子,这里涉及到一场短暂的大雨。

有人喜欢抽烟,可以沉浮在烟雾缭绕里,

但从不轻言沉重。偶有闲暇时,看见角落里的玩具

仿佛那些面目就是他自己的,

无法解释的东西,像困惑。


阳光照在上面。仅存的只会过眼云烟,

盲目的跟随会令他羞耻不已,“植物容忍盘旋的飞舞”。

稀松的牙齿让他不能把什么都说出。

像往常一样,桌面上总是有一层灰尘,日落之前

火车把仅有的爱情拖远。


用手语全部减去他,却被沙发上的弹簧弹了回来。

墙上耗尽了光影,站在窗口的那一刻,

使他确信这情景看起来陷入于沼泽。

镜子反光着冒险的年龄,他在低处用手语构思一首诗,

并因此承担一首诗的孤独。


(摘自中国诗歌网,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