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李天驰:在少儿编程领域跑马圈地

[来源:本站整理][日期:2021年03月27日][点击量:31] 【 【打印】

新闻摘要:李天驰,一位放弃欧洲创新技术研究院学位的创业者,他创办的编程猫在短短5年内,累积获投12.5亿元,并在竞争激烈的少儿编程市场中积累了3147万平台用户,覆盖全球院校12985所。

20201216日,2020年“深圳好青年”推选活动终审会在深圳市少年宫剧场举行,李天驰等十人荣获2020年“十大深圳好青年”称号。

李天驰是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CEO留学回国后与合伙人创办了编程猫,并成功研发中国第一款图形化编程工具Kitten,公司获得530多项专利、1500多项著作权和KOKOA芬兰认证,填补了国内外少儿编程领域的空白。

 

自有主张注定不凡

李天驰1990年在广东出生,从小就是一个独立自主却性格叛逆的小孩。初中时期的李天驰就显示出数学和编程方面的天赋,有一段时间,李天驰常因为打篮球而晚自习迟到,那时的晚自习在补习一个奥数的杯赛,老师很生气,但最后李天驰还是拿了全国金牌。同时李天驰还在学习Pascal(结构化编程语言),参加过一些信息学的比赛,由于一直不喜欢学校老师的教学方法,大部分都是自学。

从十几岁开始,几乎每一次重大选择,李天驰几乎都站在父母的对立面。好在李天驰生在了一个很讲民主的家庭,只要是对的事情,父母都会给予支持。

高考完选专业,父母让他学习金融或管理专业,但他非计算机不学;选大学的时候,父母希望他留在广东,他却离广而去;读研究生的时候,父母希望他在香港,他却去了欧洲;完成硕士研究生学习之后,父母希望他去美国继续读博,他却辍学创业了……

李天驰之所以选择辍学创业,是因为在欧洲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看到了少儿编程——一种关于素质教育的可能性。20153月,本将在欧洲创新技术研究院顺利毕业的李天驰与合伙人一起放弃了共6个学位,归国创办了编程猫。

 

打造核心竞争力

年少时的叛逆性格让李天驰在创业之路上同样不拘一格。事实上,国内提倡素质教育后,教育内容也更加丰富多彩。2006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针对少儿创造了一款简易图形化编程工具——Scratch。由于Scratch的简单易操作,它面世后很快成为人工智能学习、创客教育开展的重要工具,得到了全世界的少儿编程教育工作者的认同和喜爱。

2010年开始,我国一些企业看到了商机,开始引进Scratch。当初李天驰的合伙人也很看好Scratch,毕竟这是一个免费并且功能强大的少儿编程工具,有着庞大的用户基础和全球范围的在线社区,它基本上奠定了少儿编程工具的设计规范。

李天驰的创业伙伴都坚持利用这一平台创业,但李天驰的性格决定了他在商业决策上不走寻常路。李天驰看得很清楚,在国内K12在线教育行业,教师是流动的,教学方案是可抄袭的,客户的品牌忠诚度不高,行业玩家同质化严重。如果没有核心竞争力,随着行业进入洗牌阶段,将势必陷入以拼家底为主的恶性竞争当中。砸钱抢用户、抢学校、铺广告、打价格战,创业团队在早期阶段陷入这种纯粹靠资本博弈的粗暴竞争环境中,很容易被洗掉。

因此开发属于自己的编程工具有利于建立技术壁垒,塑造以产品为主的核心竞争力,在行业洗牌阶段建立自己的护城河,更容易吸引资本的青睐,拥有后期争夺行业Top的家底。在说服团队后,公司开始了漫长的少儿编程平台Tynker的研发。尽管开始有人不理解,但Tynker却在后来的市场竞争中展现出产品的独有魅力。

20153月成立了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后,李天驰团队就一直在研发自己的基于Tynker编程工具2D图形化编程创作平台(IDE)、3D图形化编程创作平台(BOX)及Python编辑器(Wood)。好在资本市场总有慧眼识珠者,同年5月,公司获得了北京金山安全的数百万元的种子论融资,使得初期项目研发有了充足资金保证。李天驰从2015年到2017年自主研制的核心产品打磨了近两年后,优势逐渐凸显出来。

由于是自主研发,编程猫的产品迭代速度较快,20172018年李天驰又相继推出代码岛以及海龟python编辑器,可以随时可以根据教学规划调整产品功能来满足本土化用户需求,提供更多差异化功能。至于Scratch为基础的机构,由于产品迭代慢,只能在它的开源基础上进行优化,因此功能无法改进,整个教学体系受制于Scratch,更是无法做到像编程猫那样形式多样、功能齐备。

磨刀不误砍柴工,在公司成立的开始3年里,李天驰都在专心研发产品和提升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在工具开发和打磨上越行越远,但在技术壁垒和融资方面却越来越顺。截至20188月,公司获得了国内知名投资机构紫牛基金、清流资本、招银国际、山水创投等共计约6亿元人民币的投资,为编程猫在市场上大展拳脚提供了充裕的资金支持。

 

另辟蹊径发力C

和其他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一样,李天驰一开始也把幼儿家长作为编程猫课程营销的对象,并试图以此打开C端市场。然而李天驰刚入场的时候,少儿编程的情况却并没有他想象的这么“温暖”。李天驰在宣传学编程的时候,很多家长对编程没有认知,甚至有些家长一直认为代码就是矿泉水上面那个条形码,这一度让李天驰哭笑不得。因此李天驰再度回到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准备阶段。

李天驰不再急着推广他的课程,而是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甚至还细心的在官网上搭建了“家长板块”,让家长了解编程课程内容,家长可以通过“创作社区”模块首页观看自己孩子和其他小孩的学习成果作品分享。尽管时不时还会遭遇到“条形码”事件,但好在随着网络教育体系的完善和一大批少儿编程企业的崛起,家长的认知也在慢慢被“再教育”,家长们的投入也渐渐有了起色。随着最初一批课程的销售,公司总算有了自己的产品营收。

不过李天驰看到了自己在营销环节一个很大的BUG,虽然家长是最主要的编程教育付费者,但却不是编程教育的直接受益者,想要把课程进行推广,不如直接把目标锁定为少儿编程的真正主体——孩子们。为此,李天驰又开始把精力投入到广告宣传中去,摇身一变成为了“制片人”与“编剧”,并拍了一系列针对孩子的广告与节目。李天驰在聘请了《最强大脑》主持人蒋昌建、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以及《超级演说家》总冠军刘媛媛作为品牌代言的过程中,通过不断的深入交流,李天驰竟然直接打动了张泉灵,广告拍摄结束后他也成为了编程猫的付费用户,为自己的孩子报了编程猫的学习课程。

不过李天驰认为,真正要起到效果,必须要让孩子们看到编程猫课程后产生自主学习的兴趣,为此李天驰把节目做到了深圳卫视。经他策划的一起《知识春晚》在深圳卫视播出,并与央视频合作为社会提供40节少儿编程免费课程,极大地引起了孩子们的兴趣。

不仅吸引家长,更要吸引孩子。这是李天驰在营销上另辟蹊径的成功案例。李天驰认为,很少会有学校能把编程课放进教学大纲里,也就是说少儿编程最大的难题是非刚需、生命周期短,唯有通过降低孩子们学习的难度,提高了他们学习的兴趣度,才能做到在国内K12领域拓展了用户范围,延长用户生命周期。

艰辛的努力付出是值得的,2019年期间,编程猫获得了由光控众合盈、中俄投资领投的战略融资和C轮融资超过4亿元人民币。到了2020年初,编程猫共建立了56个不同阶段的线上学习班,每天至少安排5节课程,培训期间每天累计授课280节。

2020疫情的爆发给了编程猫很大的机遇,在疫情期间对于编程猫本身的线上业务来说,呈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流量增长62月份,编程猫营收增长500%3月单月营收破1.2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近3倍。疫情稳定后4月,编程猫获得了由招银国际领投的2.5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

由此李天驰通过编程猫进入C端市场,占领家长和学生用户的目的达成。同时李天驰还积极地参与编写与少儿编程相关的教材与图书,这是除了课程销售之外,与之配套的重要营销环节。

 

合作打开线下B端市场

李天驰在遭遇“条形码”事件后,其实一直在思索教育试点的方案,那就是形成规模化的教育试点。团队中有人为他出主意,看看能不能和中小学合作。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李天驰觉得这是很好的思路,于是拿着编程猫现有少儿编程案例踏进了深圳一家又一家中小学的校园。

编程猫学院在帮助学子们提高逻辑思维能力和创新思维外,李天驰还不忘对编程老师的培训。李天驰发现,由于目前中小学校并未把编程课程设置为主课,因此编程老师可能会在教学上不得其法,或者干脆就是由其他科老师兼任,总之都是属于刚起步阶段,该领域的教学资历不够深。为此,李天驰在编程猫学院中增设“教师进修培训”模块,老师交流分享提供平台帮助少儿编程老师快速进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2021年初,编程猫学院与清华大学、香港大学、人大附中、清华附小、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等在内的 16447 所公立校开展课程合作。除了公立学校,李天驰还加紧布局线下培训机构,经过一番布局,在全国的培训机构达到了600多家。为此李天驰面向B端推出了“线下护航公益计划”,从平台、课程、服务三个维度为线下合作机构提供支持。服务方面尤其值得一提,编程猫提供了相应的在线教育培训服务,让线下合作机构能够充分了解并熟练使用AI双师课程平台。AI双师缓解了疫情下的师资压力,更通过自动化工具降低了时间成本、提高了教学效率。有了系统的自动化批改,老师能够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教学中去,“工作效率提升了大约200%300%”。

在进入B端市场后,编程猫营收也开始了爆发式增长。“从2017年第四季度起,编程猫的收入就开始了每个季度翻番的增长。2018年公司营收已实现10倍增长,单日营收破千万元,仅半年收入就已近亿元。”李天驰表示。数据显示,20203月编程猫单月营收破1.2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近3倍。

技术持续领先,综合竞争壁垒高是编程猫的优点。不过李天驰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坦言,虽然编程猫搭建了一个工具+B+C端协同发展的很大的框架,截至20212月,编程猫累计用户超过3147万人,覆盖全球 200 余座城市,但目前仍然存在着付费用户转化率低的窘境。

目前虽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助力推动少儿编程教育,但目前少儿编程教育处于试点阶段,存在刚需不足的问题。因此父母们认知度还不是很高,相比于应试教育,少儿编程教育付费意愿不是很高。

新教育试点产出效果时间较慢,至少以年为单位。刚需不足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也无法避免的一个宏观环境,目前只能通过运营提升付费用户转化率,弥补刚需不足。但随着编程教育刚需化这一大势所趋的推进,未来的李天驰或许能引领编程猫创造另一个营销新高。


(整理自产品经理网、腾讯网,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