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曾毓群:“赌”出来的首富

[来源:网络][日期:2021年05月26日][点击量:31] 【 【打印】

新闻摘要:曾毓群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凭着一股坚韧不拔的精神,熬过一次次熔炉的锻炼,才走到现在的地位。


5月4日下午,香港首富换人了。

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数据显示,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以345亿美元身价,超过了李兆基的321亿美元,也超过了李嘉诚的344亿美元,成为香港新首富。

在曾毓群的老家福建,有个故事流传颇广,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说:“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他当年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那狭小的办公室就被震了一下,只见墙上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他说当时心想这果然是福建人,调侃曾毓群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事实上,王兴的说法有些出入,多了个“更”字,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办公室墙上那张字幅其实是四个字:“赌性坚强”。

曾毓群所说的“赌”,是一种对市场的洞见,是一种发挥想象力的奋斗,是一种对未来可能性的探索,既然是对未来的探索,就必然有未知的地带和挑战,是否能笑到最后,还是得靠曾毓群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包括领导技能的软实力和专业技术的硬实力。或许正因为曾毓群的“赌性”,宁德时代和他本人才能走到今天。


首次创业便成黑马

1989年,曾毓群离开家乡来到广东,进入了一家名为东莞新科磁电厂的公司,该厂隶属于日本新材料巨头东京电气化学工业株式会社(TDK)的全资子公司——新科实业有限公司(SAE),主要生产硬盘、磁头、数码录像机等产品,其客户涵盖三星、东芝、富士通、日立、西部数据等国际数码巨头。

在1997年全球第一台MP3横空出世时,时任新科实业(SAE)CEO梁少康立马意识到新的电池技术就要来了,公司必须开发新的产品线。梁少康报了上去但总公司却没有批准,于是梁少康萌生去意。

去电池领域开疆拓土,梁少康还需要帮手,能力出众的曾毓群成了他的第一人选。梁少康找到曾毓群,告诉他自己非常看重看他的技术和能力,并劝说曾毓群同他以及陈棠华一起去创办一个电池企业。经过数番详谈,曾毓群最终被说服,三人合伙创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注册地在香港,首家工厂设在东莞。

那时在电池领域创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技术是第一道门坎,他们的团队当时不具备做电池的基础。再者,电池市场猛将云集。来自日本企业生产的电池品质稳定,质量出众,中国企业很难与之竞争。市面上主流的电池市场更是已经被诸如索尼、松下之类的日企牢牢占据,想要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就要找到一个新的方向。

当时,诺基亚上新了一款运用索尼新电池技术的翻盖手机。手机一经推出,就引来了市场的热烈反响。那时的曾毓群,正为给ATL选择一款有别于主流,但又充满竞争力的电池而苦恼着。为此,他几乎买光了市面上所有的电子产品,没日没夜地和技术团队一起拆解研究。当看到诺基亚的这款产品后,曾毓群知道,他找到了那个能帮ATL突围困境的电池——没有固定形态的软包电池。

曾毓群拿着公司的700万元启动资金,跑到美国贝尔实验室,购买了聚合物锂电池的技术专利,准备制造聚合物软包锂电池。本以为买了专利之后就可以顺利造电池赚钱,然而,经过研究团队测试发现,这种聚合物锂电池有一个致命缺陷——反复充电后容易胀气鼓包变形,产品有爆炸的可能。咨询贝尔实验室,对方表示这是产品特性决定的,无法解决。

曾毓群不甘心自己的的心血和资金付诸东流,他开始没日没夜地钻研,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两周没有出门,思考电池为什么会鼓气。他带头做了大量测试和实验,反复推倒重来。最终经过苦苦思索,他推测问题可能在电解液成分上。锂电池能使用的温度上限是85℃,而贝尔实验室的电解液中有些成分沸点为93℃,非常接近锂电池温度上限。这会不会是电解液造成的锂电池胀气呢?

围绕这个思路,曾毓群和整个技术团队讨论了整整一个下午,随后又联系电解液的生产企业,一同制定出了七个新的电解液配方,排除了低沸点的物质成分。两个星期后,根据新配方做出来的电池竟然真的不鼓气了。接着ATL整个创业团队重新研发了大部分的生产工艺路线,实现了软包锂电池生产的量产化与自动化。

在全球20余家购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ATL成为了唯一实现产品量产的公司。一次失误,但却成就了ATL技术的竞争优势。从此以后,专注技术成为了ATL成功的不二法宝。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01年,ATL就实现了累计出货100万颗电芯的惊人成绩。

2004年,ATL强大的技术实力吸引来了一位神秘的国外客户。这家企业此前已经找过很多国际巨头锂电池公司,但是锂电池寿命过短、电池鼓气、形态定制等问题始终没有方案可以解决。于是ATL为这位国外客户试制了专用的异形电池,成功的解决了客户面临的所有产品问题。而令ATL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签下一份1800万颗电池的订单。

这个神秘客户就是苹果公司,搭载这款专用的异形电池的产品就是当初红极一时的iPod。两家对质量精益求精的龙头企业走到了一起,一合作就是15年。随着苹果的快速发展,ATL扶摇直上,从半路杀出的黑马渐渐成为了锂电行业产业龙头。

可在企业顺利步入正轨时,难题又来了。

2004年,在ATL的一位凯雷投资的董事去比克电池参观回来后感慨:“我们完了,ATL便宜,要知道人家能更便宜了。”面临竞争对手的价格优势,摆在投资者的前面只有两条路:要么上市收回资金,要么卖掉股份回笼资金,然后投入下一轮的产业投资。

2005年三大投资机构一同提出要撤出资金,ATL不得不寻找新的投资人。最终,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将ATL卖给了老东家新科的母公司——日本TDK集团。ATL由一个中国企业,变成了一个100%日资企业。

股权变化虽然对ATL的飞速发展没有影响,ATL客户名单越来越多,其中包括了三星、华为、VIVO、大疆等行业巨头与明星企业,但是却为曾毓群创办宁德时代拉开动力电池帝国的序幕埋下了伏笔。

宁德时代能有今天的行业地位,与曾毓群踩中了时代风口有莫大关系。

二次创业踩上风口

2007年,我国开始考虑以补贴的方式,扶持新能源汽车行业。2008年,政府借奥运会之机,开始用政策+财政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风口刚刚有了苗头之时,灵敏的曾毓群就嗅到了机会:新能源汽车将带给锂电池行业巨大商机。

在曾毓群的主导下,2008年,ATL成立了动力电池部门,由黄世霖负责,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2011年,新能源客车市场规模初现端倪。但由于当时国家法规限制,外资企业(ATL被卖给了日本企业TDK集团)无法生产动力电池。这让曾毓群认识到掌握公司决定权的重要性。于是曾毓群与黄世霖决定将动力电池团队完全独立出去,由自己掌握主动权和决定权,宁德时代因此诞生。

曾毓群的第二次创业开启。

2012年初,华晨宝马筹备生产首款纯电动车“之诺1E”,在全国范围内筛选优质合作伙伴。宝马对其供应商的要求非常严格,光是生产标准就有整整800多页的德文文件,另外要求一名宝马高级工程师驻公司两年,全程监工。而刚刚成立的只有ATL技术背景的宁德时代,硬是一字一句的啃下这份800多页的德文技术文档,满足了宝马所有苛刻的技术,成为了宝马的核心供应商。

与宝马的合作,让宁德时代受益颇多。正是因为宝马对于技术的严苛要求,提升宁德时代不断提升电池的生产及检测水平。同时,也让曾毓群深刻体会到了客户真实的需求和标准,促使曾毓群加大对技术和人才的投入,增强公司的综合实力。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宁德拥有技术研发人员5364名,研发人员数量占比20%,整体研发团队规模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随后,不仅客车企业的新能源订单增多,北汽、吉利、长安等乘用车企业也相继选择宁德时代作为其供应商。

成立后的第四年,宁德时代就超过两家韩国电池企业,做到全球第三。

资本看到了宁德时代带来的无限遐想。2020年,资本市场出现了一幕投资者抢着送钱的大戏。宁德时代近200亿元的定增引来38家投资者,国内外知名投行和跨国企业鱼贯而入,但最终只有九家申购成功。其中,“不会做赔本生意”的高瓴资本以100亿元的认购金额拔得头筹,跻身宁德时代前十大股东之列,本田在此次定增中以37亿元拿下宁德时代1%的股份。

从这次抢筹来看,资本们明白,他们与宁德时代的角色划分已经对调,宁德时代不再是被挑选的“猎物”,而是猎人。话语权,掌握在宁德时代的手里。

动力电池系统与锂电池材料是宁德时代的两个主营业务,其中动力电池占了收入的八成。宁德时代已经进入许多国际一流整车企业的供应体系,也是国内少数为国际汽车品牌提供动力电池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宁德时代的合作方有大众、宝马、丰田、长城、吉利、捷豹、路虎等知名汽车厂商,也有蔚来、拜腾、威马等后起之秀。

以2017年为例,搭载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车型多达500余款,占据工信部公布的12批新能源车型目录16%。单在2018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就签下44家整车厂动力电池订单。

曾毓群说,宁德时代推进三大应用市场的突破:第一个是依托动力电池和新能源汽车,摆脱对移动式化石能源——石油的依赖;第二个是依托锂电池储能电站+可再生能源发电,摆脱对固定式化石能源,也就是火力发电的依赖;第三个是用电动化+智能化,来覆盖工程机械、矿山船舶等各个应用领域和场景,为各行各业提供绿色、安全、经济的发展模式。

种种“突破”都透露出宁德时代对于研发的重视,这也是它走在时代前列的秘诀,资本所看中的一点。截至2019年12月,宁德时代公司及其子公司共拥有2369项境内专利以及115项国际专利,正在申请的国内外专利共计2913项。更有甚者,宁德时代成立21C创新实验室,研发投入33亿元,计划5年发展1000多人,人员构成以硕博士为主,力争在3至5年内,实现实验室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

在胡润研究院《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大中华区120家独角兽企业中,宁德时代以超过1000亿元估值与今日头条、陆金所并列第五,2018年3月又以2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中国10家“超级独角兽”之一。

得益于宁德时代的破圈,曾毓群的身价也猛涨。2018年,曾毓群以400亿元身价排名胡润百富榜第53位,2019年以450亿元位列第57位,2020年以1200亿元位列第24位,名次上升33位。


还会继续“赌”下去吗?

电池厂那么多,为什么是曾毓群和宁德时代脱颖而出?这是许多人反复在问的一个问题。

只能说,曾毓群及他缔造的宁德时代是“时代的宠儿”。能源革命的红利,竞争对手的脱队以及资本的青睐无不推动宁德时代一次次的成功。而坚信“赌性坚强”的曾毓群赌定新能源汽车会有明天,于是坚强在新能源汽车至暗时刻,换来了破圈出道的机遇。

宁德时代的每一片砖瓦都带着产能的味道。在新能源市场还未迎来爆发元年时,宁德时代就采取整合战略,扩充产能,凡是能直接买下的就不客气地买了,不能买的就参股合资。去年12月29日,宁德时代连发三份扩建、投资公告,分别位于江苏、福鼎、宜宾生产基地,涉及资金390亿元;今年2月2日,宁德时代继续投资290亿元建设广东肇庆、四川宜宾、福建宁德三个电池项目;2月25日,宁德时代又投资105亿元扩建江苏省溧阳市中关村高新区生产基地。据计算,三次扩建投资金额总计高达785亿元。

目前,宁德时代拥有五大生产基地,分别是国内的福建宁德、青海西宁、江苏溧阳、四川宜宾,以及德国的埃尔福特。据某垂直媒体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2020至2023年预计投产的项目产能已达257.6GWh。有市场人士分析说,5年后,宁德时代建成的产能将是其2020年出货量的10倍。

宁德时代利用产能确定版图,而奉行的概念主题“新能源”如今从某种程度上象征着财富。在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有8个与宁德时代关联的富豪进入榜单,且累计财富总额高达2350亿元。

不过,尽管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前景巨大,加之宁德时代到目前也获得了非常庞大的物质钱财,宁德时代还是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内忧来看,鉴于市场是检验优劣的唯一标准,宁德时代的劣势开始浮现。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的营收增长率为54.6%,净利润增长率为35%,而在2020年三季度财报中,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06%,净利润同比下降3.10%。而且,因为宁德时代主推的811电池屡次发生疑似自燃事件,宁德时代对各家整车厂商的供应比例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

与市场获利相比,宁德时代对于政府补贴也比较依赖。据同花顺iFinD显示,2015年至2019年,宁德时代共计收到政府补贴18.5亿元。以2019年为例,宁德时代收到政府补贴6.46亿元,是宁德时代净利润的14%,2018年这个占比超过了15%。

与此同时,尽管宁德时代高度重视产品和技术工艺的研发,并在2019年研发投入了近30亿元,基数及占比远高于国内平均水平,但宁德时代擅长的三元电池在行业分析师们看来,更倾向认为是其已经达到瓶颈。一些整车企业开始寻找更为稳妥的技术路线,例如被寄予厚望的但尚需时日的固态电池(包括半固态电池),以及前文所提到的磷酸铁锂电池。

其实宁德时代在固态电池技术研发方面也有领先之处,但多个消息传说,宁德时代内部对于固态电池的态度相对保守。曾毓群也说过,“目前车规级的固态电池在能量密度上还不如我们的锂离子电池”。有业界研报坦言,谁抢先开发出固态电池技术,就会是对宁德时代的颠覆。

另一方面,动力电池从产品立项到实现销售周期较长,考虑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与其借助他人,不如靠自己,未来越来越多的车企也开始进行自主生产,比如吉利科技集团,它就投资了300亿元建设年产能4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此外,宁德时代的朋友圈确实是遍布全球,可由于宁德时代的电池主要销往中国本土,海外营收占比不到5%,随着新能源电池的销量下滑,国际竞争对手的招兵买马(例如LG化学),如何拓展海外市场也是宁德时代的一大难题,可以说,宁德时代被困于国内市场。

曾有媒体在2019年尝试接近采访曾毓群及宁德时代,但由于他是一个不大喜欢接受采访的企业家,这次采访最终并没有成行。这或许与闽企、闽商长年以来的经商习惯有关。但在某种程度上,宁德时代却又是一家“高调而瞩目的,被过度解读”的一家企业。在外界看来,宁德时代承载了中国电池企业崛起的众望以及价值投资的美好愿景,所以其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被无限放大。

当前,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曾毓群与他的帝国,尤其宁德时代的市值从历史最高点8000亿元开始下滑,到如今7000亿元出头,万亿市值离宁德时代好像越来越远了。曾毓群会放弃吗?他还在“赌”吗?这又是一个在市场反复被问及的问题,毕竟,曾毓群是世人眼中“会做生意的福建人”,无比坚强,宁德时代还很昌盛。


(整理自观止研究院、《华夏时报》,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