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推广 > 政策法规

数字人民币真的来了

[来源:本站整理][日期:2021年02月24日][点击量:360] 【 【打印】

 

今年初,深圳市龙华区开启“数字人民币春节留深红包”活动,面向辖区内商事主体中购买社保的春节留深人员,发放10万个红包,每个红包金额200元,共计2000万元。

此前,深圳第二轮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收官,交易金额逾1800万元。根据“幸福福田”官方微信公众号公报,截至1月17日24时,95628名中签个人领取“福田有礼数字人民币红包”,使用红包交易13.98万笔,交易金额1822.65万元。部分中签个人还对数字钱包进行充值,充值消费金额151.97万元。

早在去年8月14日,商务部就发布了《商务部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方案提到,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责任分工上,由人民银行制订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扩大到其他地区。

由此看来,数字人民币真的来了。

据媒体报道,本次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从2021年1月1日开启,面向在深个人(不限户籍)发放2000万元“福田有礼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红包数量共计10万个。1月7日8时,中签个人获得短信通知和下载链接。

宋小月是中签“幸运儿”之一,根据短信通知里的提示,她通过“i深圳”App,获得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指南。“手机页面直接跳转到应用商店,填写兑换代码,就下载好数字人民币App。”据宋小月向媒体提供的截图显示,数字人民币App页面简洁,主页面是一张红色的纸质人民币,上面标着“200”额度,钱币上方提示“扫码付”“上滑付款”。

获得红包方便,使用红包也方便。

宋小月在南山区超市购物后,在收银台打开数字人民币App,上滑界面、扫描二维码、输入密码,这就完成了支付,整个过程只需几秒钟,“即扫即付,在无Wi-Fi无流量的情况下也可以支付,很方便。”此外,深圳许多地铁站充值点、药店、书店、便利店、商超,均在显眼位置贴上“欢迎使用数字人民币”的标识。“扫这个二维码就可以支付。”福田区某便利店工作人员指了指收银处的二维码立牌,向媒体介绍。

与首轮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相比,第二轮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覆盖商店达万余家,但有市民希望试点商户能进一步拓宽。“我第一时间去了肯德基,但被告知无法支付。”中签者王女士表示。有媒体走访发现,包括星巴克、影院、电玩城在内的多家店铺暂不支持数字人民币支付,店员对于数字人民币也并不知晓。

与首轮试点活动相比,此次参与银行增至6家,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但数字人民币依然仅限线下使用。此次活动是深圳数字人民币研发过程中的一次常规性测试,也是疫情防控常态化期间为拉动内需开展的创新实践。深圳福田区表示,活动结束后,中签个人的数字钱包可正常使用。此外,参加本次活动的10000余家商户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活动结束后仍可以正常接受数字人民币付款。

 

去年底,央行曾连续发文,推进数字人民币的研发。

 

数字人民币是中国央行即将发行的主权数字货币,它的定位和人民币一样,只是用数字货币的形式。根据央行副行长范一飞的解释,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M0,可以与现行人民币1:1自由兑换,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形态,是央行向公众提供的公共产品,所以具有与纸币和硬币同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即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具备接收条件的情况下不得拒收数字人民币。

数字人民币与现有的移动支付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首先移动支付是一种支付手段,是一种金融基础设施,本质上是提供了银行账户之间转账的便捷手段,移动支付并没有与数字人民币一样的货币特性。当使用移动支付时,用户必须绑定银行账户或者信用卡账户,用户通过移动支付交易付款本质上使用的是其银行账户的资金(即使是虚拟账户之间交易也需要对应银行账户的清结算)。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有一个很形象很有意思的类比: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第二,数字人民币具有非盈利性特征,因此央行建立的是免费的数字人民币价值转移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不会向发行层收取兑换流通服务费用,商业银行也不向个人客户收取数字人民币的兑出、兑回服务费。这与移动支付需要收取一定交易费用有很大不同。

数字人民币最大的特点是使用“双离线技术”,从而可以使得即使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也可以完成支付,这意味着数字人民币具有与传统纸币一样的支付便利性。双离线技术尚未完全公开实现方式,但是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2016年提出的离线支付专利中,可以看出离线支付依赖于“电子钱包”的功能实现,部分模拟现金交易。

分析人士指出,数字人民币发行将采取“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其他营运机构”双层运营体系。其中,第一层是央行与商业银行等直接互动,第二层是商业银行等与个人及企业等市场参与者之间的交易。数字人民币试点成功,在覆盖场景、使用体验方面持续升级,得益于各方力量推动,央行、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互联网服务平台等,为公众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流通及场景和技术支持等服务。数字货币支付生态链正在形成。数字人民币技术进展包括“双离线”支付、硬钱包、生物特征识别等。受益较大的将是系统、终端、安全三类公司。

在深圳,如今已有不少数字人民币的线下使用场景。

 

2020年,央行数字货币陆续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以及冬奥会场景等城市进行封闭测试。

2020年10月,深圳罗湖率先拉开数字人民币试点序幕,联合央行派发1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两个月后,苏州加入“派红包”行列,在“双十二”苏州购物节向10万人发放2000万数字人民币,单人额度200元,覆盖全市近万家商户,消费1896.82万元,占总金额的94.84%。12月29日,数字人民币北京冬奥试点应用在北京地铁大兴机场线启动,产生了北京冬奥首张使用数字人民币购买的地铁票,还对外展示多种形态的数字人民币钱包。

重庆、香港等地也正为试点数字货币摩拳擦掌。

2020年11月24日,重庆市相关方面称,重庆将积极争取数字货币的跨境支付试点机会,探索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新方式;同年12月4日,香港金融管理局官网显示,香港金管局正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研究使用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的技术测试,并作相应技术准备。

即便多地试点测试不断推进,数字人民币要实现全面推进,仍需要一段时间。

“多地试点并不意味着全国推行临近。”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表示,数字货币的推广应用可能面临新的金融监管问题,需要研究解决,对商业银行支付结算、客户服务、普惠金融、产品创新等方面的影响也需要研究解决。

不过,央行对数字货币监管已有考量。

2020年10月23日,央行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提到,人民币包括实物形式和数字形式,为发行数字人民币提供法律依据;防范虚拟货币风险,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制作和发售数字代币。11月3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发布,其中提及“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王鹏认为,“要全国推行数字人民币,有三个难点必须解决。一是内部系统的安全性、稳定性;二是与应用场景的沟通;三是如何从日常使用角度,向商户、老百姓解释数字人民币与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方式的区别与联系,不要让数字人民币成为空中楼阁,现在大多数试点还是以支付为主,但日常生活中,不论是个人还是商户,还有转账、提现、金融产品购买等需求”。

 

(整理自《时代周报》、读创、《中国证券报》,有删改)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