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哲学家”郭广昌的并购之道

[来源:本站整理][日期:2021年02月24日][点击量:368] 【 【打印】

 

先入主金徽酒,再收编ST舍得,如今又要拿下万盛股份。在最近8个月时间里,复星国际执行董事兼董事长郭广昌接连上演“A吃A”并购大戏,通过旗下的上市公司陆续入主3家A股,复星系版块也将因此迅速扩容至8家。

一直以来,学哲学出身的郭广昌一直都有“哲学家”“哲学青年”的雅号,这些年,他也一直试图将哲学融入自己的商道,“我是学哲学的,也不懂怎么做经营,这些年我们就是一句话:边学边做,不断否定自己,看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郭广昌曾说过,“做企业永远在跟不确定性打交道,很多事后看起来很成功的案例,实际上都是在不断试错、不断修正过程中干出来的。”

而“哲学家”郭广昌边学边做走出来的,似乎是一条充满并购的道路。

假如当年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创业,那么,1967年出生的郭广昌可能已是复旦大学的一名教授。高额头、高颧骨和瘦长脸,这些太过普通的相貌特征,也注定了他出现在茫茫的大上海街头时,绝不会有太高的回头率。然而,正是这个石匠和菜农的儿子,自言“靠泡饭和霉干菜才读完高中”的人,已成为各大富豪榜上的常客。

出生于浙江东阳的郭广昌,儿时的记忆里填满了绿油油的庄稼、打不完的猪草和崎岖的山路。家里有两个姐姐的郭广昌,出生之后为家庭带来了新的希望。东阳号称盛产两种人才,一是博士、二是建筑工人,而郭广昌的父亲就是东阳庞大建筑大军中的一员。在郭广昌14岁那年,父亲在一次工地爆破中受伤,只能在村里一家集体企业当门卫,靠微薄的薪水度日。

为改善家境,懂事的郭广昌报考了师范中专。但当金华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摆在他面前时,他却非常失落。他告诉母亲,自己想考高中读大学。最终,郭广昌被复旦大学录取,走进了哲学系的大门,从此融入五光十色的大上海。郭广昌曾说,学习哲学的有三种人,一种是进不去;一种是进去后出不来,迷失在完美主义里;还有一种是进得去也出得来,这是最高明的,“我大概是属于进不去的那种吧。”但实际上,郭广昌更应属于第三种人。

1989年,毕业之后的郭广昌留校在团委当了老师,认识了同事梁信军,而郭广昌也意识到单纯的哲学讨论并不能改变社会,于是他先后通过了TOFEL和GRE考试,而且还向亲戚借好了出国所需的资金。但命运又一次改变了他既定的生活轨道。1992年,小平南巡使得民营经济确立了应有的地位,此时的郭广昌敏锐地感到中国社会将发生变化,于是决定“下海”。

下海创业的郭广昌与梁信军、汪群斌、范伟和谈剑,组成了后来复星集团的“五虎将”,他们用借来的钱,办起了当时还相当少见的咨询和调查专业公司——广信科技咨询公司。通过努力,他们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元。此后的郭广昌决定做房产销售,想尽办法为复星赚来了第一个1000万元;1993年上半年,郭广昌开始介入生物医药,两年后,复星赚到了第一个1亿元。

哲学系出身的郭广昌身上有一股“哲学味”,同时他也把很多哲学上的思辨融入了自己的商道。

 

郭广昌曾在内部信中指出:复星不仅会买,也会卖,通过灵活的退出机制来提升资金的利用效率。不仅是这么说的,郭广昌也是这么做的——他认真思考且坚持行动。

“可能有人说,哲学是无用之学,的确,在哲学系的学习没有教给我任何一项具体的技能,但它教会了我思考和学习的方法。更重要的是,哲学要求多读书,而且是无限制地阅读,这让我对社会、生活、个人有了更多的思考。”郭广昌曾回忆说。

1994年,复星进入房地产业,1998年7月,复星医药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并募集资金3.5亿元。郭广昌由此认识到资本市场魅力无穷,开始侧重于资本运作。至2007年,复星国际在港交所上市,融资128亿港元,成为当年香港联交所第三大IPO,也为复星开启了全球化之路。

在此期间,郭广昌不断地寻找各种并购机会,反周期投资技巧运用日益熟练,他所涉足的每一个产业投资,都被认为是正好踩在了中国经济的节点上,抓住了行业周期的低谷。不仅为自己赢得“中国巴菲特”的称号,也形成了复星独特的并购发展模式。

2001年,复星进入钢铁业,仅以3.5亿元收购唐山建龙30%的股份,两年后又与老牌钢铁企业南京钢铁集团联合组建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复星世纪控股60%,并同时控制上一市公司南钢股份,这一年南钢就拿到了4.89亿元的净利润。在2007年,钢铁板块为复星贡献了230亿元。2008年,钢铁板块贡献了300亿元。

2003,与中国医药集团合作,共同出资成立了国药控股,当年的国药控股只有约100亿元的销售额、1000万元的利润,2016年已经实现销售额3000亿元、利润100亿元。2004年,投资招金矿业,黄金价格还停留在400美元/盎司,2005年招金矿业香港上市后,金价已经飙升至600美元/盎司,复星投资价值增长了10倍。同样,购买海翔药业,复星只投入了不到3000万元,两年后在A股上市,投资回报增长了11倍。

在“复星系”商业版图不断扩大过程中,郭广昌也创造了许多“先例”,比如实现中国第一个混合所有制——国药控股;完成中国要约收购第一单——南钢股份;打造中国A股史上第一个百元股——豫园商城。

郭广昌在产业并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多年来形成的一套严格的审核标准和整合流程。在每笔投资前要完成4份报告——资本运营报告、行业趋势研究报告、投资论证报告、风险及对策报告,这是复星赖以决策的基础。而且,在投资之后,郭广昌整合产业资源的能力也会同时跟进,并购后,郭广昌通常会派2~3个董事到这些公司,通过设计经营者参与价值分享的机制来激发企业潜能与活力;找出关键指标系统对标全国前五的企业,找出差距并进行持续改进;定期对所投资企业进行投资权益审核,并决定进退与否。

郭广昌所有并购几乎都沿用了逐步控股的办法——先参股,然后控股,再到绝对控股。这种模式的好处是使得目标公司在合作过程中逐步加深了解和信任,从而有利于最后整合。同时,郭广昌还注重各产业链之间产业周期变更的互相协同作用,从而保证集团的整体良好运作,这就是复星提出的“深度产业运营+产业投资”,评估并购对复星已有产业的协同价值,对复星生态系统、已有产业进行整合和梳理。

郭广昌并购的最大成功之处在于准确把握中国宏观经济,在经济周期循环中实现并购同步,而每一步都贴合市场实际需求。先是在医药和房地产行业发力,又涉足钢铁,零售等行业,在完成了部分产业链运作以后,转型金融,通过控股券商、保险等为以后公司的资本运作更好地提供资金,实现产业到资本运作的转变。

复星每并购一个产业项目,至少持有5~7年,而并购前的观察期至少4年。郭广昌曾说,10年才能做成的事没人和你竞争,这是复星30年来穿越无数周期的最大依仗。在郭广昌看来,从企业运营的角度看,“产业市场”与“资本市场”构成了自行车的前后两轮。产业的“前轮”带动资本的“后轮”,资本的“后轮”又推动实业的“前轮”,如此互相推动,相辅相成。

郭广昌曾说,“复星不仅会买,也会卖”,这也是复星一直以来的并购之道。

 

2011年5月,在宣布复星入股希腊奢侈品集团Folli Follie的消息时,郭广昌在半小时内两度引用巴菲特的例子,透露出复星国际的转型野心,成为一家长期战略投资公司,正如其偶像巴菲特治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一样。

2014年,复星国际完成了11桩并购,并购对象包括葡萄牙最大保险公司Fidelidade、Ironshore保险集团、德国私人银行BHF Bank、日本IDERA资产管理公司等。

2015年在复星国际股东周年大会和股东论坛上,郭广昌称,“复星现在的战略已经非常明确,就是一手打造一个以保险为核心的综合金融集团,第二是做一个植根于中国的有全球整合能力的集团。未来5到10年,复星就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如果说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我们对比和学习的模型也非常清楚,我们希望成为年轻的哈撒韦公司,成为一个植根于中国的巴菲特式公司。”

公开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复星就新增了70个投资项目,其中海外投资项目占到一半以上。

对标哈撒韦的战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成功的,复星国际的资产相较创业时的3.8万元已经数不清翻了多少番,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达7157亿元,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榜单”2020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榜单第371位。郭广昌本人则以44亿美元的身家位列“2020福布斯亿万富豪榜”2020福布斯亿万富豪榜第401位。

郭广昌曾说,收购的唯一目的就是“他比你自己重新做更快、更好”他比你自己重新做更快、更好。复星要做的事情是“为中国中产阶层的富足、快乐、健康提供解决方案”。

当然,实现的方式就是通过收购投资来进行。那么目的是什么?目的是通过这些收购投资,把它们打通了之后,更好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复星2019年报显示,复星国际当年总收入达到1430亿元。其中,复星医药(收入占比20%),豫园股份(收入占比30%),复星旅游文化(收入占比12%),复星葡萄牙保险(收入占比13%),以及鼎睿再保险(收入占比6%),是其排名前五的产业公司。直到今天,复星系在打造“创新驱动家庭消费产业集团”目标驱动下,形成了健康、快乐与富足三大业务板块。

不过,理想虽好,面对国际评级机构多次下调评级,复星其实也快乐不起来。早在2016年5月,评级公司标准普尔将复星国际个别基础信用结构评级从“BB”级下调至“BB-”级。标准普尔称,展望从稳定下调反映了对复星国际未来一年杠杆居高不下的预期,尽管该公司已将重点放在对现有投资的整合上。

郭广昌在当年6月初股东大会后的股东交流活动中回应称,“对今天这个负债规模我是安心”,认为评级也非越高越好。

但2018年10月,复星国际时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汪群斌称,目前复星很重要的战略目标之一,就是提高企业评级,并称复星每年在通过与穆迪、标准普尔的积极沟通来提升评级。

2020年7月28日,穆迪发布公告称,将复星国际有限公司的企业家族评级(CFR)由“Ba2”下调至“Ba3”,评级展望由“列入评级观察名单”变更为“负面”。理由是:复星国际债务杠杆率较高且不断增加;长期投资依赖短期资金;控股公司层面的利息覆盖率低;信贷传染风险不断增加。并称,如果债务资本率持续高于55%,可能还会下调评级。

截至2020年6月30日,复星国际营收和净利增速出现了近5年来的首次双双下滑,总收入为632.7亿元,同比下降7.42%;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0.1亿元,同比下降73.56%。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复星国际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呈连年下降趋势,近3年该指标分别为304.53亿元、133.02亿元以及78.34亿元,经营获现能力每况愈下,对债务和利息保障能力下滑。

截至2019年末,复星国际总资产为7156.81亿元,总负债为5347.57亿元,净资产为1809.2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72%。

孰是孰非,或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整理自犀牛财经、《上海证券报》,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