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钟睒睒:亚洲新首富的财富密码

[来源:本站整理][日期:2021年01月24日][点击量:379] 【 【打印】

 

在已经过去的2020年,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钟睒睒的个人财富暴涨709亿美元,于年末最后一天,达到了恐怖的778亿美元,也即5076亿元人民币,被誉为人类历史上最快的财富积累。在最新的福布斯官网上,钟睒睒成为最为耀眼的新星,钟睒睒以目前以865亿美元的身家,跻身全球富豪榜第八位,超越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紧追排名第七位的沃伦·巴菲特。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其他前十富豪的财富值变化并不明显,而钟睒睒的财富规模却仍在不断增加,增幅达到10%以上。另外,由于财富规模已经超越排名第十位的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钟睒睒同时还斩获亚洲首富的身份。

1954年12月,钟睒睒出生于浙江杭州。他的家庭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受过较高层次的教育。爷爷钟子逸曾是北伐时期诸暨中共第一个党支部的书记,但有过一段脱党的经历。正是因为这段经历,让钟家后来经历了一段波折,钟睒睒也就跟着辍学了,在诸暨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跟着乡邻去嘉兴当起了泥瓦匠,搬过砖,后来转行干起了木工。

就这样,一直干到了1977年。1977年国家拨乱反正、恢复高考,当时已经23岁的钟睒睒终于回到家,他告诉家里,自己不打算出去干活了,他准备和妹妹一起参加当年的高考。

这个决定,让当时的家里人都很惊讶。要知道,钟睒睒可是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甚至连最简单的代数都不懂,虽然国家鼓励人重新参加高考,可多少还是要有些底子的。但钟睒睒打定了注意,谁劝都不好用。

脑袋硬,这是浙江对诸暨人性格的普遍认知。这个在古代据说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图谋复国的地方,人的性格普遍很“冲”,喜欢直来直去,和江南其他地方的人有很大的不同。这一性格特点,在钟睒睒的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很多年之后,农夫山泉因为爆出“标准门”事件,在和北京一众媒体的对质中,钟睒睒曾经这样说过,“我们从来不说软话,即便是自己错了,也说硬话。”

打定主意要参加高考的钟睒睒开始了认真的复习,不过因为底子实在太薄,他连续考了两年,都没有考上大学,每年都以二十多分的差距名落孙山。最后,在父母的建议和要求下,钟睒睒只得去上了电大。

毕业后已是而立之年的他,成为了浙江日报社农村部的一名记者。进报社不到一年,1985年1月4日,钟睒睒便因《洪孟学为啥出走?》这篇报道一举成名。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人们对人才得不到重用问题的深刻反思,对于解放思想、改革开放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在江浙地区影响颇广。其中有很多观念,现在读起来也不过时。受益于此,钟睒睒成为当时浙江日报农村部的新星。崭露头角之后,他在这一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干了5年,几乎跑遍了浙江八十多个县市,采访过500多位企业家。

这段记者的工作历程,也让钟睒睒收获颇丰。他有很多朋友都是当年他在记者岗位上认识的,甚至他当年的采访对象洪孟学,在乡镇企业干了几年以后,下海到海南与他不期而遇,随后一起开发龟鳖丸,成了养生堂的一员干将,一直担任着养生堂的总工程师一职。所以,钟睒睒至今还称自己怀有“浙江日报情结”。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这段工作经历对钟睒睒最大影响,却是经营企业的理念,不但要干得好,还要宣传的好。要炒作,要打广告,而且广告语一定要一鸣惊人。

值得一提的是,钟睒睒在浙江日报期间,曾经住在杭州浙江文联家属院。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现如今依然健在的老破小楼盘,先后走出了两位首富,影响了整个中国的发展进程,除了钟睒睒,另外一位正是大名鼎鼎的马云。

钟睒睒出生于浙江诸暨,“脑袋硬”是外界对诸暨人性格的普遍认知。

 

1988年,国家批准设立海南经济特区。一股海南淘金热在全国涌起,人们争相往海南涌去。见到《浙江日报》的三个版面都在报道海南经济特区,钟睒睒动心了。他决定停薪留职,很快加入了南下的淘金大军。

来到海南以后,钟睒睒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在海南创办中国的第一份私营报纸,他甚至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太平洋邮报》。不过,书生的文人情怀最终还是被冷酷的政策现实击溃,那个时代和现今这个自媒体十分发达,人人都能够成为新闻媒体的年代不同,普通人是不能经营报纸等媒体的,于是,在一番苦思冥想之后,钟睒睒转而开启一个更加务实的农业项目:养蘑菇。

很显然,他当时实在太想当然。在钟睒睒看来,海南的天气潮湿闷热,蘑菇理应像雨后春笋一样繁荣,但现实却是,海南的中午有一段时间特别干燥,蘑菇的嫩尖刚抽出来,一个中午就马上干枯。养蘑菇非但没有让钟睒睒掘到第一桶金,反而败光了他的所有投资。

创业不成,他干起了倒卖娃哈哈口服液的买卖。这一次倒是干的颇为成功,等到1991年时,钟睒睒已经成为娃哈哈口服液广西和海南两地的总代理商。

当时作为特区,海南代理有很多优惠价格。结果,钟睒睒偷偷地把货拉到湛江,就地高价销售。这一“窜货”行为很快就被发现,一度让娃哈哈老板宗庆后很是不悦。很快,钟睒睒就丢掉了这一代理职位。

“早晚有一天我会再杀回来!”这是钟睒睒当年对娃哈哈放的狠话,而正是这一段经历,让他见到到饮料行业和保健品行业的高利润,也以此,他将两个本没有关联的行业作为了人生努力奋斗的方向。

为什么饮料行业和保健品行业会扯上关系?这自然是宗庆后和娃哈哈的壮举,不过也和当年的大环境分不开。当时,保健品正风靡全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风口行业,全国各地都涌现出一批知名保健品。比如东北的飞龙保健品公司,一年利润就超过2个亿,山东的三株也是赫赫有名,史玉柱在珠海成立了巨人公司,而钟睒睒之前代理的娃哈哈口服液就是这个行业的龙头。

在被宗庆后炒掉之后,钟睒睒打算自己干。他很快就选定了目标,当时在海南,很流行吃一种龟鳖煲制的养生汤,这种用当地的特产鱼和鳖熬制的养生汤,既美味又营养,很受欢迎。在一番考察之后,钟睒睒打算把这东西做成保健品卖出去。他于1993年成立了一家公司,取名养生堂。对标同仁堂这家百年老店,同时也是为了搭配第一款产品:养生堂鱼鳖丸。

钟睒睒聘请了三位中医药大学的专家,花了8个月的时间,将鱼鳖丸研究了出来。和各类保健口服液相比,这东西在当时绝对是绝无仅有的,再搭配上宣传语中的超低温粉碎工艺,让很多人觉得很科学,一经面世就受到了欢迎,仅用短短一年时间,就卖到了全国,钟睒睒因此赚到人生第一个1000万。随后,他又推出朵而、清嘴等保健品。

养生堂鱼鳖丸能够成功,除了概念新颖之外,和钟睒睒的宣传策略也是密不可分的,在当年的广告中,经常使用父子之间关爱的噱头来进行宣传。除此之外,钟睒睒对产品的宣传点主要集中在医用效果上,据称对多种疾病均有辅助治疗作用,具备确切的“免疫调节”功效。随后,钟睒睒开始利用各种活动打造品牌的营销方式,吸引眼球。

他以龟鳖丸冠名,在浙江、江苏、上海、广东、福建、湖北等地开展“寻找病友”活动 ,给病友提供龟鳖丸优惠卡。还开展中华医学会龟鳖医药用价值研讨会、药理学术会和专家认证会,拉专业的人站台。举办“100%野生龟鳖海南寻真大行动”,并在之后几年,陆续赞助了央视的“98法国世界杯足球杯”和国家北极科学考察活动等。在接受采访时,钟睒睒仍不忘打广告。他说自己每天都要给小女儿吃一粒龟鳖丸,再送她去学校。

以上这些动作,在现在看起来也是教科书般的营促销策略,再当年更是把一众同行吊起来打。要知道,号称最会做广告的史玉柱和巨人公司,其当年宣传手法还停留在墙上刷宣传标语,至于其它企业就更不用说了,有很多甚至没有宣传的概念。除了宣传手法外,纵观养生堂的产品广告,都非常的魔性,比如同样以龟鳖为原料的女性保健品朵而,钟睒睒为其想出的宣传口号是:由内而外的美丽。

当然,这一切和之后的农夫山泉有点甜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只能说是钟睒睒小试牛刀之作,作为史上最成功的广告标语,钟睒睒靠着卖水成为了首富。

钟睒睒1996年才创立农夫山泉,却后来居上成为行业龙头之一。

 

虽然在保健品行业赚了大钱,但钟睒睒一直没有忘记娃哈哈另一拳头产品:瓶装水。除了他当时放过的狠话之外,饮料行业的超高利润也让他一直心心念念。

1996年9月,钟睒睒衣锦还乡。很快,他在杭州成立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1997年,杭州当地的市场上出现了一种红色瓶盖的饮用水——农夫山泉。而钟睒睒也亲自提笔写下了农夫山泉的第一个广告语:农夫山泉有点甜。随后,这句简单易记的广告语,就随着电视走进了中国的千家万户,走进了亿万中国人的心里,哪怕到了今天,你去农村问一个不识字的老人,如果可以,他想喝什么矿泉水,对方大概都会告诉你,他要喝农夫山泉,因为有点甜。

农夫山泉因此大卖,但钟睒睒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的野心更大。自创立之初,他就将农夫山泉所使用的天然水和当时市面上流行的纯净水这一概念区分开。钟睒睒打算继续在健康养生的方向上深入营销下去,并很快有了动作,1999年,农夫山泉又推出了一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同年,电视台做了三个非常出名的实验:一个是让水仙花在纯净水和天然水中自然生长,天然水长得快。一个是摘除小白鼠的肾上腺,在天然水中活下来的机率大时间长。一个是把血和水混合放入高速离心机,纯净水的血细胞胀破了。通过这一行为,钟睒睒用一场成功的营销活动告知国人,所谓的纯净水就是一个伪概念,而且对身体无益,而农夫山泉的天然水则是对身体有益的。

娃哈哈立刻联合69家纯净水企业,一起指责农夫山泉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钟睒睒的养生堂公司立刻停止诋毁纯净水的广告,并宣传活动并公开赔礼道歉,但最后的结果却以娃哈哈的失败告终。

对农夫山泉来说,娃哈哈联合69家纯净水企业的反制,反倒帮助他们把天然水的概念炒得更热,在新的洗脑宣传广告作用下,配合农夫山泉从1.5降到1元的策略,等到几年后的2001年,农夫山泉的瓶装水已然超过娃哈哈排到市场第一。相反,其他水厂不得不停止纯净水概念的使用,被迫修改产品名称,甚至被迫转型。一时间,整个饮用水行业哀鸿遍地。

当年的这场胜利,除了让农夫山泉坐上饮用水行业榜首的宝座外,也让钟睒睒几乎得罪了所有的同行,很多人指责他不讲商业道德,靠炒作牟利。对此,钟睒睒认为:“有人说我们是叛徒,我倒认为我们有点像哥白尼,真理越辩越明,所以这也是一场意识革命。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广告做得好就可以把东西卖出去,而产品本身才是决定市场的唯一杀手锏。”不过他也在这之后,几乎不和同行联系。

十年后的2009年,类似的事件再次翻版上演,不过这一次,农夫山泉坐到了被告的位置上。农夫山泉被指水源有问题,不能饮用,也就是著名的“砒霜门”事件。关于这场恶斗,农夫山泉毫不客气地对媒体称,始作俑者是“康师傅”。作为回应,农夫山泉开展了大型“寻找水源头”的活动,当年7月初到8月底,全国有20多个省份的2000名消费者应邀寻源千岛湖、见证千岛湖的水质。

这一次,农夫山泉再次名声大噪。

2013年,钟睒睒惹上了更大的麻烦。当年3月初,农夫山泉被媒体曝光瓶装水中有黑色悬浮物,农夫山泉后来澄清说,是矿物盐的析出。一个月后,事情愈演愈烈,67个版面,78篇报道,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媒体向农夫山泉的“标准门”事件开炮,称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引发了不少北京市民对饮用水问题的强烈担忧。对此,农夫山泉霸气回应,媒体的报道有失公正,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农夫山泉永久退出北京桶装水市场。双方互相起诉,将纠纷闹上法庭。

如今的农夫山泉早已在钟睒睒的带领下发展出了完整的产品矩阵。

 

从创立之初到现如今,农夫山泉经历过一次又一次战争,但依然牢牢占据着销量第一的宝座,这其中和钟睒睒的营销能力、事件处理能力是密不可分的。记者出身的他,很善于应对这些场面。

“事实上,这也是一种营销,塑造他的一个‘硬汉’形象。”有业内人士表示。各类争议事件的爆发,在让钟睒睒变得更为低调的同时,也更加的强硬,除了对外界回应强硬外,他在内部管理上也是如此。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不管是旗下的养生堂、农夫山泉、万泰生物还是其它80多家公司,钟睒睒都是绝对控股,他在内部拥有独一无二的话语权。

对于这种硬,业内更形象的看法是,钟睒睒是一匹“独狼”。对于这一称号,钟睒睒反倒颇为满意,他对自己的孤傲和自负毫不掩饰: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所以,他从不参加企业家协会,绝少有企业家朋友,不参加政协、人大,几乎不陪政府的官员吃饭,报纸上,也几乎没有个人的报道。钟睒睒曾表示,“我的性格没有阿谀奉承的习惯,我不喜欢打交道,也不喜欢喝酒,他直言,真正做企业的人不会过多露面”。也因此,公众对其了解甚少,但是农夫山泉和养生堂的经典广告和热门产品,却时不时地刷屏,久而久之,国人都知道了中国有这么一家最会做广告的公司,直到2020年8月31日,农夫山泉赴港上市,钟睒睒才真正意义上被公众所知。

人们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农夫山泉竟然这么赚钱。

通过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的整体毛利达到55%,远超康师傅、统一等同类产品30%左右的毛利率,也超过了海天味业酱油、伊利液体乳等食品饮料行业的龙头。它也被投资者称之为“水中茅台”“中国版可口可乐”。甚至,有人表示农夫山泉卖的并不是“水”,而是“瓶子”,因为一瓶农夫山泉所有包装材料总计占据销售成本的63.1%,相比水的成本,包装材料要贵很多。

尽管如此,也无法阻挡公众对农夫山泉的认可。2020年,随着旗下两家绝对控股企业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的上市,钟睒睒的个人财富了暴涨709亿美元,让他成功成为亚洲首富。

如果说农夫山泉是钟睒睒的“现在”,万泰生物就可能是他的“未来”。

 

通过此次的福布斯榜单不难发现,在其他全球首富的标签为“Amazon”“Microsoft”等时,钟睒睒的个人标签为“beverage,pharmaceuticals”,即“饮料,药物”。也就是说,除了农夫山泉之外,钟睒睒还有另外一门重要的“生意”。

回顾2020年科创板上市的诸多新股来看,最为耀眼的股票当属万泰生物。公开信息显示,万泰生物成立于1991年,是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于2020年4月正式登陆科创板。据悉,万泰生物与钟睒睒的故事起源,可以追溯到2001年。因经营状况不理想,万泰生物股权转让频繁,因万泰生物与养生堂均与厦门大学有合作,钟睒睒于2001年得知万泰生物想再次转让股权后,一举拿下万泰生物95%股权。目前,万泰生物第一大股东为养生堂有限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为钟睒睒,共持有万泰生物75.15%股份。

与其他高开低走的科创板新股不同,万泰生物8.75元/股的发行价平平无奇。但在上市后,万泰生物在41天内收获了28个涨停板,股价一路飙升。在上市同月,万泰生物旗下的馨可宁获得国家药监局的生物制品批签发证明,正式投入接种,这也是首款获批的国产宫颈癌疫苗。

新股上市叠加重大利好,至2020年8月,万泰生物股价一度高达296.8元/股,此后陆续回调。在上市的8个月中,万泰生物共收获34个涨停板,2020年全年涨幅达2230%,位列年内新股之首。2021年1月4日,万泰生物股价为221元/股,当日大涨9.66%,当前总市值为958亿元。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及仪器需求量大增,多家相关企业的业绩均突飞猛进,万泰生物也不例外。2020年前三季度,万泰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5.99亿元,同比增长92.6%;实现归母净利润4.67亿元,同比增长273.23%。此外,2020年11月,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拟将原募投项目“化学发光试剂制造系统自动化技术改造及国际化认证项目”变更为“生物医药项目工程二期”,涉及变更的金额为1.5亿元。该项目主要是用于新一代HPV疫苗产品研发、原液生产、HPV九价疫苗生产。万泰生物表示,该项目建成后,其HPV疫苗的产量将达到每年800万支以上。如有市场需求,通过增加设备及升级可将产能可提升至每年1600万支。此次对HPV疫苗进一步扩充产能,将进一步加快万泰生物在该赛道的步伐。

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万泰生物还公布了药品临床试验进展的消息,并与厦门大学、香港大学联合研发的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目前,全球已经公开的有60余个新冠疫苗处于临床试验阶段,170余个新冠疫苗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如果说农夫山泉代表的是当下的巨额财富,那么万泰生物正意味着未来。在“左手矿泉水、右手疫苗”的布局下,后续钟睒睒的亚洲首富之位能否坐稳,又是否有机会冲击全球首富,或许都可以期待一下……

 

(整理自微信公众号登场、券商中国,有删改)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