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刘汉元:“新潮”土专家

[来源:网络][日期:2019年09月10日][点击量:37] 【 【打印】

本刊记者 彭洋

 

打造饲料帝国,在新能源领域叱咤风云,当选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刘汉元无疑是成功的,而他成功的秘诀,或许就是虽出身农家,但身上总有一股子“新潮”劲。

5月8日,通威股份在成都召开了2018年度股东大会。除了通报公司2018年的各项业绩,大会最重磅的消息莫过于刘汉元卸任董事长,由80后经理人谢毅接任一事——虽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由年轻人掌舵,但多发生在互联网等“新潮”行业,像通威股份这种由农牧起家的“传统”企业着实不太常见。

这其实跟刘汉元的行事风格相当契合。刘汉元起家于网箱养鱼,发迹于饲料,看似“土得掉渣”,实际上颇为“新潮”:从德国引进网箱养鱼,又在生产饲料时投入重金研发新技术,还进军当年新兴的光伏领域,表面“土”、骨子里“新”。如今,又在公司新旧业务齐头并进时卸任董事长,加快高管年轻化进程,刘汉元实则又迈出了“新”的一步……

 

“吃”出来的通威

刘汉元确实“土”。

1964年,刘汉元出生于四川眉山,祖上三代都是农民,一间低矮的砖房就是家里最值钱的财产。家里条件苦,刘汉元7岁开始就放牛喂猪,洗衣做饭样样精通。1978年,初中毕业后,刘汉元考上眉山一所水产学校,为的是“三年后得到一个铁饭碗,解决户口和房子”。1981年,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刘汉元如愿以偿,他被分配到眉山县水电局两河口水库渔场当了一名技术员,一个月三四十元的工资对当时的他来说相当不错。

如果不是一次例行公干,刘汉元这种“不错”的日子不知要过到什么时候。

1982年,刘汉元去水库进行每季度一次的安全检查,例行公事后,他吃到了“这辈子最为鲜美的清炖草鱼”,“没有放一点调料,但却肉质细嫩,而且汤味鲜美。”刘汉元至今都还能回味起当时的味觉体验,一名水库管理员告诉他,“水库是活水,而且水深,所以鱼没有土腥味。”出身农家的刘汉元其实也知道,一般来说由于池塘的淤泥里含有大量腐殖质,因此鱼虽长得快,但也会有一股浓郁的土腥味,通常只能红烧压味。水库鱼鲜美的口味让刘汉元发现了新大陆:“如果把水库鱼推广,那该是多大的商机啊!”

但水库鱼也有一个难题,生长速度不如塘鱼,而且散养不易形成规模。怎么解决呢?刘汉元拿出了他喜欢钻研新技术的劲头。其实自一年前当起技术员后,刘汉元就对各种各样的新技术非常痴迷,不过最初他更感兴趣的是无线电技术,经常把一台报废的电视机拆了装、装了拆。他查阅了大量报刊书籍,发现在德国有一种网箱养鱼技术,非常适合在水库这样的开放环境进行规模化、集约化养殖。具体而言,就是找到适合的水域,如避风、向阳、水面宽阔、日照条件好的库湾、湖泊,采取固定式、浮动式或者下沉式网箱养鱼。这样,既保持鱼的生长速度,又不让与鱼与土壤接触,去掉土腥味。

此外,刘汉元也意识到了养鱼的潜在商机。上世纪八十年代,鱼甚至比猪肉还要金贵。刘汉元至今还记得,1978年他读中专时,“每天吃的要么是玉米,要么是红薯,就连吃米饭的机会都很少,猪肉只能一个月吃一次,更不要说吃鱼。”到了80年代初,这样的饮食结构也没有太大的变化。鱼的价格通常比猪肉贵三到五倍,要是在春节期间,猪肉与鱼的价格差距甚至可以达10倍之多。在那个时候,要是机关单位的后勤人员过年过节能为大家发上一条鱼,那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市场早就存在,技术也研究得七七八八,横在刘汉元眼前的,就是资金了。他先找到信用社贷款,但人家哪会随便把钱贷给一个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年轻人。无奈之下他只好求助家里,父母卖掉两头猪凑了500元,刘汉元又拿出自己仅有的200元,算是勉强凑足了启动资金。一个月后,刘汉元的首批50多平方米网箱投入使用,并很快赚回了将近两千元钱——这在当地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轰动,不少周边村民也想搞网箱养鱼。对此,刘汉元不以为意,甚至还毫无保留地把技术教给了想学的村民,因为他忽然发现还有一门生意比网箱养鱼更有意思,那就是生产饲料。

“有一天我突然不想继续养鱼了,打算研究下鱼饲料。”刘汉元回忆说,当小小一个眉山很快遍布100多个网箱养鱼点后,他意识到网箱技术并不难,管理也方便,自己做没有核心优势,但鱼饲料不一样,大家都要用,没有技术生产不了,“我不如把这些业务做好,大家各自发挥优势。”

喜欢学习技术的刘汉元又开始自学起瓦工、木工、电工……饲料厂的设计、施工、安装都是他亲自动手,为的就是省两个钱。1986年春,刘汉元在老家永寿镇建起了一个鱼饲料厂,即通威饲料的前身。厂子刚建好,他生产的鱼饲料就成了抢手货,尤其是3月份鱼苗投产时,永寿镇挤满了周围上百公里来买饲料的拖拉机。有时候,一天之内从厂里发出的饲料会装足足100多辆汽车和拖拉机。最鼎盛的1988年五一,有人为了买饲料在工厂门口排了7天7夜的队——通威饲料一炮而红。

1993年,刘汉元正式组建四川通威集团,并于一年后把总部迁至成都。此时的通威已经颇具规模,虽然脱胎于乡镇企业,但刘汉元展现了他企业家的格局:他花了近10万元在《四川日报》等几个主流大报上刊登招聘启事招揽人才,持续了整整两个星期。此举为通威招来了水产学校的技术员、青岛的专家和海外留学的博士,一支近百人的研发团队就此组建完毕。重金打造的研发团队用来干嘛?当然是升级产品!“老百姓要靠它去喂鱼,靠它赚钱、致富,来不得半点马虎和虚假!”刘汉元要求产品部门每个月要优化10个产品,新投产15个产品,“必须依靠高科技,才能使企业和产品长久立于不败之地。”仅1996年,他投入科研的经费就超过1000万。此后短短1年,通威就解决了成鱼“脂肪多,内脏比例大”等世界性难题,更是将饵料系数从2.5一举降低到为1.0以下,这意味着养殖户的成本降低了60%。1999年,随着通威饲料的热销,刘汉元在昆明、安岳、西昌、达州等城市设立了10家子公司。

业务量大了,服务当然要跟上。除了遍布四川各地的服务站点,1995年底,刘汉元率先在全国开通了800热线电话。刘汉元的本意是方便用户咨询,不过尴尬的是,热线电话一度成了骚扰电话,好奇的、恶意的、同行的骚扰电话最多时每天要占到六成以上,1998年春节期间更是达到了每天2000多个。为此客服团队请示是否将热线暂停一段时间,刘汉元坚决不同意,“克服一切困难,坚决保证电话24小时畅通!”刘汉云给客服团队下了死命令。终于,两个月后,800热线挺过了困难时期,刘汉元的“秘密武器”就这样研发成功。每隔一段时间,他会挨个阅读客户的投诉报告,“客户的投诉是改进工作的最佳实践。”

1996年10月24日至11月5日,世界银行考察团对通威进行了为期23天的考察,临走前连声称赞,“想不到内地还有这样的民营企业,管理水平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年,通威集团通过了ISO9002国际质量体系认证和国家方圆标志认证,成为全国饲料行业中首家通过“双认证”的企业。1997年,通威旗下企业年鱼饲料生产能力超过600万吨,成为全球最大的水产饲料生产企业,市场占有率已达到25%,并开始其后连续21年的雄霸全国。2004年,刘汉元带领通威成功在上交所上市,两年后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市值一举接近100亿的大关。外界甚至笑称,“国内每三条鱼中有一条就食用通威饲料。”

进退新能源

通威饲料走上正规后,刘汉元瞄上了光伏产业。

2006年12月,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刘汉元第一次接触到光伏产业,他敏锐地意识到新能源大有可为,为此他专门约到了新能源领域的“前辈”王传福,在整整三个小时的饭局上他俩聊的全是新能源。在对新能源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后,刘汉元决定进军光伏产业。但此时团队内部起了分歧,光伏领域分支众多,通威要从哪个节点切入?硅片、电池片、电池组件还是发电站?刘汉元最终选择了技术含量更高、利润也更大的硅片。

2007年,刘汉元成立了四川永祥多晶硅有限公司,宣布要投入260亿,打造全国最大的太阳能光伏一体化项目,“包含5万吨多晶硅,还包含了5座各35万千瓦的火力发电机组。”不过,突来的变化给刘汉元的雄心浇了满满一盆冷水——一年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很快,光伏行业出现产能过剩、需求降低的情况,多晶硅硅片价格短短3年暴跌90%。更严重的是,欧美等20多个国家先后对我国光伏企业展开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在这种背景下,国内整个光伏行业进入严冬,50多家公司全部巨亏。刘汉元也无法幸免,最多时亏损2个多亿。

这时,刘汉元选择了暂时撤退。2008年2月,通威股份一度以1.9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通威集团与巨星集团合计持有的永祥股份50%股权。而2010年时,永祥股份的这笔资产又被重新转回了通威集团。刘汉元对此解释说:“回到通威集团的永祥股份,多晶硅业务是亏损的。那两三年,我把永祥的多晶硅业务抓起来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任何企业都会经历波峰和波谷,有些时机需要紧紧把握,但低谷时不如让它先好好地调整、休憩。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是很有意思的。行业煎熬之时,永祥多晶硅是低流血状态,该停产就停产,该控制就控制,企业只有安全地活下去才能迎来新的一天,否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了。所以我当时就跟同事们说,我们还是以自己的判断为准,我的要求是多晶硅不允许干太大,工厂要控制住产能和产量。”

不盲目追求利益,是刘汉元的一条管理准则,当年他凭此让出网箱技术换来饲料大卖,如今也借着这点度过了危机。2014年,已经缓过来的刘汉元高调启动四氯化硅冷氢化技改项目,并宣布多晶硅年产能突破7万吨。此后,他在包头投资建设年产5万吨高纯晶硅及配套新能源项目,一举将通威股份的多晶硅年产能提高到12万吨,跃居世界第一。2017年春,通威股份宣布投资80亿元建设高达5万吨规模的多晶硅项目,加上6月份即将达产的2万吨,未来通威将有7万吨多晶硅产能释放。不少地方政府听说刘汉元要建新的多晶硅产能后,常有一二把手亲自登门拜访刘汉元,游说他去投资,但都被刘汉元婉拒,“书记、市长的邀请确实让人有些动容,但为何我们还是坚持留在四川,不去煤炭价格那么便宜的西部投资呢?说实在的,煤炭税收未来可能会被继续调高,煤炭价格也不会一直走低。但我还是不想让大烟囱和煤矿作为我们的光伏电力来源。而在这5~10年的时间里,四川水电价格依然可帮助我们做到较低的多晶硅制造成本。”刘汉元表示,无视原则盲目追求利益是十分短视的行为,“我是通情达理的人,但原则性的东西还是不能丢,要坚持下去。举个例子,有不少合作伙伴也来跟我谈条件,希望我们能有一些优惠政策。我就说了一句话,我们的光伏电池片厂你也要去看看,管理水平怎么样,我们的多晶硅厂也有空来转转,看看再说,觉得合适就做,不合适你也可以不要我们,都不强求。”

经过不断拓展,通威发展成为拥有从上游高纯晶硅生产、中游高效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到终端光伏电站建设的垂直一体化光伏企业,人们以为刘汉元会沿着多晶硅-光伏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没想到他又回到了当初的老本行“养鱼”,并提出了渔光一体战略,“水上产清洁能源,水下产优质通威鱼。”

培养接班人

如今,通威已在农牧和新能源两个领域都走上了正轨,但刘汉元又有了新的想法。5月8日晚间,通威股份发布公告称,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卸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由通威太阳能董事长谢毅担任新任董事长。“刘汉元主席将股份公司交棒给谢毅董事长,旨在进一步推进上市公司管理团队年轻化,也是对2013年以来谢毅董事长在通威太阳能的工作的高度认可。”公司新任董秘严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刘汉元并非退休,他将继续担任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同时,刘汉元在上市公司仍然保留董事职务,为的是将新帅扶上马后“再送一程”。

事实上,刘汉元对谢毅的“送一程”早就开始了。

2011年5月,谢毅加入通威;2013年,年仅29岁的他就被刘汉元任命为通威太阳能董事长,开始独当一面。2012年前后,正是国内光伏产业严冬,多个光伏巨头都陷入经营困境,赛维合肥工厂甚至在建成后不到8个月就被迫停产,但刘汉元从中看到了趁势扩大光伏版图,进军电池片领域的机会。为培养新人,他果断将此重任交到了谢毅肩上。为此,谢毅带领团队在合肥待了两个月,做着调查等并购准备,在做了大量工作之后,通威与赛维谈妥了交易条件、合同等重大事项,只差最后一步。这时,业内另外一家规模很大的企业突然入场,几经交涉也不愿退出或让步。

不过,刘汉元志在必得,他给了谢毅全权处理此事的权限。2013年9月10日,谢毅代表通威竞拍出价。经过漫长而又惊心动魄的218轮竞拍,谢毅最终以8.7亿元的成交价,比最初评估价高出5亿多元的价格收购了合肥赛维。因此,谢毅被同事调侃为“通威历史上一天之内花钱花得最多的人”。然而这次最初并不被看好的并购,此后被业界认为是全球光伏行业最成功的并购案例。

收购完成后,合肥赛维更名为通威太阳能(合肥)有限公司。虽被通威收购,但彼时的合肥公司完全是一副衰败的景象:员工只有87人,厂里草长得比人还高,一到晚上整个厂区里就只有宿舍楼还亮着几盏灯,“当时我对身边的周丹周总说,什么时候能把宿舍楼的灯全部点亮就好了。”如何重组新厂,谢毅很彷徨,但或许是为了锻炼谢毅独自管理大厂的能力,刘汉元没有给谢毅任何具体指示,只向他要了一句“三个月干不好就不回来”的军令状就撒手不管了。不过谢毅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合肥公司很快就打开了局面,得以从困境中“脱身”的谢毅甚至还开始了通威太阳能的第二次创业,布局成都双流。

“如果成功是偶然,失败就是必然。”刘汉元的这句话,被谢毅奉为至理名言,在他看来,刘汉元作为经营企业30多年的中国商业领袖,早已总结了太多成功的经验。并且,刘汉元对他的事业、人生影响至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够走得更稳、更好、更快、更远。刘汉元深刻地影响着谢毅,也间接影响着谢毅的团队,“细节决定成败、效率决定效益、速度决定生死、能力决定实力、有为决定有位。这是刘总提出的五个‘决定’。”现在,谢毅将其加以变通,也用来要求自己的团队“每一个人每天进步1%”。

截至2019年4月,通威太阳能已实现56个月持续盈利、连续56个月满产满销、连续56个月开工率100%,创造了全球光伏行业新纪录。预计到2019年底,通威太阳能电池总产能将超过20GW,连续3年成为全球产能规模和出货量最大的太阳能电池企业,全球市场占有率有望达到15%。而在未来2~3年,其产能规模预计将超过30GW,在电池片领域的领先地位将愈发难以撼动。通威太阳能近年来有目共睹的成绩,也是谢毅得以出任通威股份新任掌门人的一大原因。“年轻新帅为什么是谢毅?这主要是刘汉元对2013年以来谢毅在通威太阳能的工作高度认可。”严轲表示。

如今,通威集团的品牌价值超过550个亿,已成为全国知名的新能源企业。对于通威的未来,刘汉元说,“有两大产业布局,一个着眼最低端的饮食需求,一个着眼最高端的未来能源,一个做当下,一个做未来。”立足当下,着眼未来,扎根于土地,同进于时代,或许这是刘汉元这几十年来始终在变化万千的市场中屹立不倒的原因。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