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中心 > 新阶层文化

【风尚志】文艺教主陶石泉

[来源:转载][日期:2019年09月10日][点击量:37] 【 【打印】

本刊记者 刘芊媛


      高考语文全县第一名的理科生,以当“偏才”为骄傲;自称智商和情商都很一般,广泛收揽锋芒毕露的青年艺术家;坦言“食色性也”,自嘲“小农意识”;一边“装深沉”,一边“不正经”……如果他想与众不同,那么他已经做到了。在青年艺术领域,陶石泉无疑是众望所归的教主。

在陶石泉身上,有种令人捉摸不透的执拗,也许是清高,也许是内向,也许是“装”。他的朋友郝楠仁就曾说:“幼稚的男人装深沉,成熟的男人装幼稚。”陶石泉则毫不在乎地表示:“恐怕我是真深沉吧!”在与陶石泉交流的过程中,能感受他的“惜字如金”,不说则已,一张口就惊人,却也耐人寻味。

陶石泉承认自己是个安静的人:“我只想做事,不想过多表达。”这些年,他所做的事涉及摇滚、涂鸦、机车、文学,而他个人也在青年艺术领域集结了大把志同道合的朋友。

 

“小帮派”起家

 

陶石泉对摇滚的热爱,可追溯到少年时期。当大家追随红极一时的“四大天王”时,他却独独偏爱窦唯、郑钧、唐朝乐队、面孔乐队、超载乐队,天天听着“吵闹”的摇滚乐。作为理科生,陶石泉还取得了高考全县语文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众人口中的“偏才”。从那时起,他便尝到了与众不同的成就感,立志要过一个独特的人生。

陶石泉慢慢发现,天涯海角藏匿着许多和他一样,个性和才华都很突出的青年艺术家。自2013年起,陶石泉带领江小白,开始支持冷门的地下歌手,接着拿出仅有的一点资金,潜入酒吧、夜店“拉帮结派”,组织歌手们举办小型音乐现场。回忆当初,陶石泉感慨道:“我们都不敢喊出什么目标什么口号,不敢叫演唱会,所以就叫‘音乐现场’。因为当时做得太Low了。”为了把摇滚事业做红火,,陶石泉与魔岩唱片联合创始人关文胜对酒长谈3小时,听这位“夜店之王”讲述如何把大陆摇滚推向港台,“他让我从另外一个视角了解到中国的夜店行业。”

在赤诚与艰难之下,音乐现场聚集了早批粉丝。随后,观众增长至几百人,音乐现场晋级为体育场的演唱会。连陶石泉也没想到,说唱音乐引爆了文艺青年的激情,演唱会蜕变成几万人级别的音乐会。从“小帮派”起家的音乐现场,到门庭若市的大型直播盛会,见证了艾热、GAI、Bridge等的明星历程。

从2016年至今,在历届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上,各个城市的音乐会进行得如火如荼,即便在露天场所,粉丝们依旧风雨无阻地前往狂欢。2018年10月6日,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颁奖典礼隆重开幕,陶石泉热情祝贺艾热夺冠,并与艾热、GAI亲密合影。回头看从前,GAI非常感恩YOLO带给他的成长,“我真的觉得我们太棒了。YOLO已经到第三年,我希望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开心、难过、高山、湖泊,只活一次,必须精彩。”今年5月,GAI还公开为YOLO打call,称最喜欢的音乐节非YOLO莫属,并开玩笑向东道主陶石泉讨要“广告费”。陶石泉也很珍惜与青年艺术家的友情,在江小白内部聚会上,他曾赞扬Bridge:“93年的Rapper,音乐才华和做事态度真的很棒。”正因从心底理解、欣赏青年艺术歌手,陶石泉才深受他们的喜爱和拥护。

 

入骨的叛逆

除了摇滚、绘画、动漫,涂鸦也是陶石泉艺术与梦想的集结地。2013年12月21日,“江小白青年艺术扶植计划”问世,专门资助艺术团体或个人,推动原创艺术发展。

2016年3月,江小白联合成都许燎原现代艺术设计博物馆,举办了《万物生长》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使当代艺术融入大众生活。郝郎、谢常勇、安东尼奥、许天琪、阿嘉娜、罗杰、木头、付黎明、李晓峰等纷纷现身。

2017年3月,在江小白青年艺术展暨艺术联名版发布会上,青年艺术家郝朗、张小盒动漫团队参与设计的《看见萌世界》《联系》等限量艺术酒瓶亮相。《看见萌世界》围绕童年的“伤害/幻想/孤独/恶作剧/偷窥/身份感/梦魇”等体验展开视觉创作;《联系》采用两个小酒瓶上下重叠的形式,酒瓶勾勒出清新喜悦的表情线条,表达友情与陪伴的主题。“校园是永远的记忆。”陶石泉相信宫崎骏的话,“我们可以更快乐,因为童真只是一种态度。”

2019年4月6日,江小白JOY IN BOTTLE国际涂鸦大赛在江记酒厂举行。陶石泉现场参观了青年艺术家们的杰作,并对冠军作品做出了贴切的点评:“我给取个名字叫‘Booze’,痛饮,有沉溺自我的那种感觉。不知道我是否get到艺术家的人文关怀了。”为了应景,厂房的货车也披上涂鸦的新装,车厢上画着酒瓶、铃铛、鸽子、人参、纸盒等事物,陶石泉让大家打一成语,一位好酒的朋友猜:“对酒当(铛)歌(鸽子),人生(参)几何(盒)?”陶石泉欣然公布:“此乃正解!”

在私人圈子里,陶石泉与青年艺术家们打成一片,可到了正式场合,他反而感到有些不自在。

2014年8月,在第54届国际小姐湖南大赛总决赛前夕,因受邀出席评委,陶石泉插科打诨起来:“非要我当评委,这样的话好多选手都会朝我微笑示意,这样选手都来走后门搞关系怎么办?这样我开小差刷微博的机会就没有了!这样我出去走廊抽根烟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才没那么傻,坚决不干。”

2018年4月11日,陶石泉在出席国家品牌智库专家筹备组之际,也在微博戏谑道:“终于把自己搞得像个‘砖家’一样。”西装革履的照片,搭配玩世不恭的话,映衬出一个与世俗格格不入的陶石泉。“我们每个人都承受了太多的社会压力,每个人本身活得并不似表面的那种轻松。在压力之下,每个人都功利式、利己式的理性,看穿衣打扮,看说话办事,看应酬式的酒桌上说的那些话。太多的借口让我们严肃、老气、沉闷,太少的机会让我们轻松、活泼、调皮。”陶石泉无意挑衅世界的秩序,他不过向往自由与个性,即便已经成了自己口中的“文艺老青年”,也未曾褪去骨子里的那份叛逆。

 

情怀与信仰

在陶石泉心里,一直回荡着两个矛盾的声音,“一是人生短暂,只争朝夕,做大做强,要做就做到最好;二是放轻松,自我享受,愉悦至上,功利靠后。”他何尝不想从名利场中抽身片刻,去追寻梦里的伊甸园。陶石泉认同乔布斯的临终遗言,“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去追求其他与财富无关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只是一个儿时的心愿。”

谈起向往的生活,陶石泉要求并不高,“有酒有菜有朋友,就开心!”酒是必不可少的,陶石泉借用恩格斯的话:“我一向贪杯,美酒和妙语使我陶醉,使我感到力量充沛。”陶石泉幻想过在阳光下的庄园里种菜,回到现实,又自嘲是“小农意识”。他也幻想过在高粱地里呼呼大睡,在油菜地里穿梭打滚,但又被40度的重庆天气打回了原形。当见到长江的一汪春水,他甚至心生纵身一跳的冲动。一个个看似不切实际的想法,却都是陶石泉生活的润华剂。

陶石泉一直觉得,“川西平原在西南是最美景而且适合生活的,就像法国的乡村般干净丰沃。”川西平原地处“天府之国”成都域内,以慢生活著称,不失为“吃喝玩乐的好地方”,更是“喝酒的好地方”,正所谓“食色性也”。陶石泉不把享受当罪过,奔波之余,约三两好友喝几杯酒,舒活一下筋骨,便大慰平生。

陶石泉的理想生活,宁静而平淡,没有多余的粉饰,透着最朴实的文艺情怀。而他身边,从不缺乏如此情怀的知己,著名博主老王也说,“每天喝个小酒,吃几块肉,就够了。”作为青年艺术的推动者,陶石泉主张回归生活的真实,摒弃虚荣与浮华:“消极的虚荣心没有毛用,积极的虚荣心也要去掉。”只有这样,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离纯粹的艺术更进一步。这份执拗的坚持,也许就是陶石泉对文艺事业的一种情怀与信仰。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