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推广 > 案例分析

【人物】郭炳湘,被“绑架”的人生

[来源:本站原创][日期:2018年12月26日][点击量:1047] 【 【打印】

本刊记者 米果

 

豪门,于多数人来说,是高贵的象征,而于身在豪门的子弟而言,却意味着财富背后的争斗与算计。郭炳湘的一生,似乎就在这争斗与算计中度过,亲情、友情、爱情逐一被撕裂打碎,痛彻心扉,令人唏嘘。这些争斗,说是源自利益,实则关乎人性。

10月20日,帝国集团掌门人、新鸿基地产(以下简称“新地”)董事局前主席郭炳湘于医院病逝,享年68岁。消息一出,关于他生前的一切无一例外地被各大媒体放到了聚光灯下——私奔、遭遇绑架、兄弟阋墙、亲人反目、红颜知己、争产复仇……

郭炳湘这一生,好比一部现实版的TVB港剧,煎炒烹炸、大喜大悲,主角的人生就像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令人唏嘘。

媒体的争相报道不排除搏人眼球之嫌,然而单就他这一生的“坎坷”豪门路来说,虽显“悲情”,但在门外人看来却多少有些“自酿苦果”。

 

高光

和很多富家子弟一样,郭炳湘也曾无限“风光”!

查阅公开资料可知,郭炳湘所在的郭氏家族早年以经营杂货批发等发家。1963年,其父郭得胜与李兆基、冯景禧合资创办新鸿基地产,并出任董事局主席。1990年,郭得胜因心脏病离世,李兆基、冯景禧此前也已分别创业,庞大的商业帝国便落在了以长子郭炳湘为首的三个儿子身上。按郭得胜生前的遗嘱,长子郭炳湘接任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次子郭炳江及三子郭炳联分任董事副总经理。

与众多香港富豪一样,为了保障家族财富的传承,郭得胜对家族财产继承煞费苦心。他将新地的权益放到了一个基金当中,信托基金代理人为其遗孀邝肖卿,郭氏三兄弟及其家人则分享基金股权。

与此同时,郭得胜还在遗嘱中规定,郭氏兄弟没有私自处置名下家族基金股权的权利。这意味着,郭氏兄弟在享有家族基金股权收益时,只能以职业经理人的形式管理其家族事业。

这种“家族资产整体打包”的方式,将家族成员捆绑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也使郭氏二代的接掌被认为是稳定的接班。

接班后,郭炳湘不负厚望,联合郭炳联、郭炳江两兄弟组成牢不可破的铁三角,带领家族企业攀上了前所未有的巅峰:1991年,新地建成半山帝景园,开创了香港豪宅的新标准;不久,又首创了对单元房附送全套厨房设备的新服务。1992年底,新地市值超越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地产,成为香港市值最高的地产公司,资产比他们接班时增长近8倍。1994年底,新地土地储备多达36975万平方米。1995年开始,新地参与了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商业发展计划,中环广场、国际金融中心、四季汇、环球贸易广场、西友(沙田)公司、九龙巴士等,都是兄弟三人取得的辉煌战绩。2006年《蒙代尔》中国500富豪榜上,郭炳湘、郭炳江和郭炳联兄弟三人更是以1010.4亿人民币位居第一。

彼时,外界对这三兄弟的印象,几乎都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公认他们是“子承父业最成功的家族企业之一”,各大媒体在报道中对其充满了赞美之词。尤其是对长子郭炳湘,外界一度称赞他“忠厚耿直,老成持重,颇有祖上之风。”

 

祸起

名大招祸,财大招贼。就在郭炳湘名利双收之际,一场剑指他的阴谋却在悄然靠近。

1997年9月29日,郭炳湘一如往常开车回家,在经过太平山隧道时被绑匪(张子强)截下,并将其挟持至大榄隧道旁的马安岗村一间村屋。传言,在郭炳湘被绑架期间,绑匪曾开口要价20亿港元,面对如此高额的赎金,其家人犹豫不决,一度与绑匪讨价还价,虽然最终将赎金谈判至6亿港元,却招致绑匪对郭炳湘施以非人对待:被脱光衣服,塞进一个木箱,木箱上有小孔以便呼吸,郭被迫蜷曲身体跪着,只能吃叉烧饭以及喝水,甚至连大小便也要在箱内解决。期间两个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联反对赎金由公司支付,最后郭炳湘夫人李天颖拿出6亿港元,才将郭炳湘赎回来。

此后,兄弟面对巨额赎金时的犹豫不决、相互推诿,成了郭炳湘一辈子都打不开的心结,而之前被外界津津乐道的“手足之情”也因此生出了嫌隙,为之后的家族决裂埋下了隐患。

绑架案或许尚不足以促使兄弟反目,但此后郭炳湘因绑架案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却让他走上了“悲情”的不归路,而期间出现的“神秘”女子唐锦馨却成了他这条路上的催化剂。

据香港媒体报道,被解救后的郭炳湘患了创伤后遗症,经常以睡觉来逃避现实,不理世事,变得异常多疑、偏执,连妻子李天颖也不知如何与他沟通。

在与家人不和谐的相处中,郭炳湘很快被传出婚外情的桃色绯闻!这个绯闻“女友”为唐锦馨,香港“机器大王”唐全的长女。

对于郭炳湘为何会“恋”上唐锦馨,香港很多媒体“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按照郭炳湘以往的套路,唐锦馨应该不是他喜欢的“菜”。虽然唐锦馨之父为“机器大王”,但这是一个离过婚且比郭炳湘大3岁的“普通”女子。至于唐锦馨长相,香港媒体的描述是,“个子娇小,嘴大鼻大,样子黑实”,相比于郭炳湘的“明艳照人”的前任顾芝蓉及现任李天颖,无疑太过“普通”。

但“普通人”自有“不普通”的本事,唐锦馨不知使用了何种“妙招”,“俘获”了郭炳湘。坊间各种版本都或明或暗指出:郭炳湘被绑后,唐锦馨多次对郭炳湘进行“开导”“抚慰”,郭炳湘对其超乎异常地信任,将其视为“精神伴侣”。

为了她,郭炳湘不惜与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太太李天颖吵架,使其带着子女离开香港,去了美国。

在唐锦馨的“开导”下,郭炳湘似乎走出了阴影。2002年前后,逐步恢复了在新地的工作。重回新地后,郭炳湘发现公司架构早已物是人非,两位弟弟已经接管了集团的主要业务。老二郭炳江渐渐稳固在了自己在建筑和工程两大核心部门的统领地位,老三郭炳联则掌管集团的财务和法务部门。

于是,兄弟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尤其是郭炳湘重回新地后,坚持让唐锦馨进入新地担任要职,被外界解读为压塌郭炳湘与家族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媒体报道,唐锦馨不时在郭炳湘面前对公司业务及其兄弟关系“指指点点”,因此郭老太邝肖卿并不喜欢她,但想到郭炳湘绑架后受到了伤害,出于爱护,便希望家里人都能迁就他。

但唐锦馨进入新地后,其权利慢慢壮大,成为了郭炳湘的左膀右臂。由此,郭氏家族的生意风格也产生了巨大变化,新地由以前只做大生意变得大小通吃,做出的多项交易让市场“看不懂”。其弟郭炳江曾向媒体吐露,“只要唐女士说的,郭炳湘都会相信;她说谁可疑,郭炳湘就怀疑谁。”这样的关系引发了家族其他人的担忧。

至于媒体的报道以及郭炳江的吐露有多少实情,当事人究竟谁对谁错,无法得知,但可确认的是,唐锦馨的介入打破了郭家多年来的权利平衡。这不但触动了郭炳江、郭炳联二人的神经,连老夫人邝肖卿也坐不住了,不得不劝郭炳湘“只要离开那个女人,万事好商量”,甚至还委托家族代理律师徐嘉慎代发一封象征“最后通牒”的信件:警告郭炳湘离开唐锦馨,否则会撤换他新鸿基主席的职位。

面对母亲的“威逼利诱”,郭炳湘无动于衷,依旧我行我素。

其实,郭炳湘的“固执”,郭家人早已领教过,最早是他的父亲郭得胜。郭炳湘的原配是香港商界名人顾林庆幼女顾芝蓉。顾芝蓉不但“明艳照人”,还毕业于美国名校斯坦福大学,返港担任汇丰银行九龙区总管。郭得胜认为,这样的“强强联合”定能扶助长子开展事业,亲自出手撮合,并于1982年在美国加州举行了婚礼。但郭炳湘对此并不满意,他喜欢的是在英国留学的恋人李天颖,坚持要与她结婚,遭到郭得胜反对。结婚半年后,郭炳湘单方面宣告与顾芝蓉离婚,并离家出走,最终与李天颖双宿双飞。郭炳湘的“叛逆”激怒了郭得胜,郭得胜随后下令对其进行经济封锁,直到数年后怒气渐消才接受了其成家立室的事实。

在婚姻上的“固执”对公司、家族的权益影响不大,这一次郭炳湘对唐锦馨的固执则不然,邝肖卿在多次“招安”不成的情况下,最终对郭炳湘采取了措施。

 

夺权

2008年1月初,郭炳联拿出了一封美国医生的通知,指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不适合担任公司的主席及行政总裁。

为此,郭炳湘不得不听取美国医生的意见,同意休假三个月专心养病,并于2月18日正式宣布,由两个弟弟接管其职务。但郭炳湘也提出,待其提交医生报告证明康复后,董事会可恢复其职。然而,后续事态并没按照郭炳湘的设想发展。

2008年2月18日,新鸿基地产发布公告称: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理由即日起暂时休假,郭炳湘职务及职责将由本公司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郭炳江及郭炳联分担,但对郭炳湘在三个月后康复复职的事只字不提。对此,郭炳湘怒不可遏,指责两个弟弟使用“相当恶劣的手段”,误导美国医生做出误诊。为了证明自己精神没有问题,可以继续担任公司主席,郭炳湘找来了4名医学权威替自己“正名”。

尽管如此,5月5日新地宣布,将在郭炳湘假期结束之前召开董事局会议,会议主要内容为罢免郭炳湘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职务及其执行董事。为此,郭炳湘将郭炳江、郭炳联告上法庭。

2008年5月5日当天,郭炳江及郭炳联向郭炳湘、邝肖卿及新鸿基董事局成员发送电子邮件。邮件称,郭炳湘声称自己身体状况良好,但他们及母亲均不认同。在当天发出的另一封邮件中,郭炳江及郭炳联罗列了郭炳湘的主要“罪状”:第一,对公司做出不明智的投资决定,在没有咨询两名胞弟的情况下做出影响公司的交易;第二,阻碍公司向环球贸易广场的租户发出租约,且私下成立一间与新地名称相似的公司“新鸿基地产国际有限公司”;第三,破坏了新地的运作及公司架构,其行为对公司造成严重不良的影响,且违反了2月18日向董事会做出的承诺。

令郭炳湘失望的是,香港高等法院并不理会其是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并认为罢黜其相关职务属新地董事局内部事务,法院无权干涉。2008年5月27日,新地董事局大换血,郭炳湘终被母亲及兄弟联手“夺权”:其母邝肖卿出任集团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将共同分担行政总裁的职责,郭炳湘不再担任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转任为不参与日常管理的公司非执行董事。

2011年9月15日,新地董事局委任郭炳江及郭炳联为集团联席主席,两兄弟正式从邝肖卿手中接过掌权大棒,兄弟二人完胜,郭炳湘完败。

祸不单行的是,同年10月4日,郭氏家族信托基金宣布进行内部重组。重组后的郭氏家族信托基金约定,邝肖卿继续为信托基金及其所持有的全部新地股份权益的受益人,而家族受益人为“郭炳湘家人”“郭炳江及其家人”以及“郭炳联及其家人”。郭炳湘与郭炳江、郭炳联在受益人上的两字之差,被媒体解读为被踢出家族基金受益人之列。另有知情人分析,这种分割,是为了保证郭炳湘一旦婚变,能保证基金不受大的影响。

 

复仇

家族的穷追猛打、接二连三的挫败让郭炳湘悲愤交加,郭炳湘虽然被逐出了新地的核心层,但他与整个家族的内斗并没就此结束,反而是愈演愈烈。

离开新地后,郭炳湘并没有停下征战地产界的步伐,而是自立门户成立帝国集团,大举在香港发展房地产项目,还与李泽钜的长江实业,以及台湾和内地多家企业合作,试图在新鸿基之外,再造自己的帝国。

2010年,郭炳湘入股长实集团的马头角君柏项目。2012年以28.26亿元拿下将军澳南项目,同年开售。 

同时,帝国集团在香港积极拿地。2016年,郭炳湘联合香港小轮合作竞得屯门青山湾段宅地,成交价逾27亿元,计划兴建1800个中小型住宅单位,总投资额约60亿元。 

除住宅项目外,帝国集团亦活跃于商用物业,其中包括2016年与信和置业合资投得坐落于布厂湾及大树湾的富丽敦海洋公园酒店,以及黄竹坑业勤街与黄竹坑道商贸地等。

征战地产之余,郭炳湘还活跃于资本市场,如认购联想控股3000万美元股份,投资中国金茂等。迄今为止,帝国集团投资已超百亿。

在扩展自己商业版图的同时,郭炳湘并没有忘记“夺权”之恨。

2012年3月29日,新地陷入巨额行贿贪污案,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同时牵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贪污案。此次事件在香港引起了轩然大波,新鸿基地产股价应声暴跌13%,一日蒸发382亿港元。此案也被称为香港历史上最严重贪腐案,被称为“世纪贪案”。大部分港媒倾向于认为,该案件的揭发与郭炳湘的举报有关。“世纪贪案”被揭开,郭氏家族的内斗也被推上了最高潮。

如果真如港媒揣测那般,新地“世纪贪案”与郭炳湘为泄愤昔日“夺权”之恨有关,这一次玉石俱焚般的“报复”到头来让他依然“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3年11月底,新地股权突现变化,邝肖卿将其所持约12.64%的新地股份,平分给郭炳江和郭炳联,郭炳湘没分得丝毫母亲的股份,再次成为了家族的“弃子”。

 

谢幕

或许内斗造成了两败俱伤的后果,或各方均已疲惫不堪,2014年,旷日持久的家族内斗突然释放出了“休战”的信号。当年1月27日,邝肖卿减持新地1.73亿股,其持股比例由31.32%降至24.93%。当天,郭炳湘增持母亲释放的1.73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0.82%增至7.21%。

依照协议,郭炳湘及其家人,与两位弟弟及其家人,获得相同数量新地股权。同时,郭炳湘从新地完全退出,除了作为股权获益者之外,不再有任何瓜葛。此举被视为郭老太以家族信托基金受益权换取郭炳湘的和平退出。

2014年1月28日,新地董事会宣布,郭炳湘因个人事务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这也意味着郭炳湘彻底离开了新地。长达六年的纠缠,终于以郭氏三房的和解而告停。

大和解之后,郭炳湘与家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缓和的迹象。2016年10月11日,郭炳湘在出席旗下帝国集团地产项目记者会时透露,已经与较早前获保释的弟弟郭炳江见面。甚至当被问及帝国集团未来会否与新鸿基合作时,郭炳湘说:要视项目而定,好的合作商均会考虑。这一表述从某种程度上预示着郭氏兄弟之间似有已和解的可能。

然而,这些仅是外界的揣测,当年的“夺权”之恨虽然淡化,但郭炳湘没有忘掉。在利益面前,其内心的不甘随时可能被重新唤醒。

今年2月,有媒体爆料,在涉及分配属家族信托基金的私人资产时,郭炳湘因两胞弟分得的港岛资产价值急升,而自己当年所挑选的美国三藩市(旧金山)房地产物业相形见绌,觉得不公,远赴英国再次与兄弟对簿公堂。郭炳湘认为两胞弟在拣选家族私人物业财产,没有事前向他咨询,对他造成不公。郭炳湘估计其所分得资产价值目前仅占9%,并非2014年所签订的大和解协议中规定的一成半,亦不接纳母亲邝肖卿一方所聘请估价行及会计师行所提供的专业报告,认为应该重启估值,并重新分配。

关于这次诉讼结果,最新消息称,英国法院已作裁决,指三方当年签署的大和解协议,是经母亲邝肖卿与三子同意并签署,郭炳湘的律师亦以书面形式赞同;此后,各方各自管理所得私产,理应从中获利,即便郭炳湘所选物业升值不及两胞弟,也不能构成推翻协议的理由。此番对弈,再次以郭炳湘落败而告终!

复苏的“仇恨”让郭炳湘根本停不下来,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玩笑。就在他准备继续上诉之际,其健康状况却急转直下,2018年8月27日郭炳湘深夜在家里晕倒,随即送院治疗。经过两个月治疗后,郭炳湘还是不幸辞世,他与家族的所有恩怨也曲终人散。

郭炳湘最后还是败了,只是这一次,他败给了时间。在其出殡当日(11月1日),不见母亲、兄弟以及“红颜”,唯有妻儿在风中相伴。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