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推广 > 案例分析

【特写】电子竞技,何以“漂白”?

[来源:本站原创][日期:2018年12月26日][点击量:830] 【 【打印】

本刊记者 滕鹏

 

一边手持正大光明的“竞技体育”签证引来不少资本青睐,另一边又贴着“沉迷游戏”标签招致不少家长口诛笔伐。电子竞技,无论投资者、业者如何包装,如去除不了其天生的“精神毒性”和盈利上的“寄生性”,即使有幸成为“产业”,也难免落了下乘。

一个用户近3亿、规模超800亿元的中国市场;一场平均年龄在20上下、超过2亿人观看的全球总决赛;一座听起来有些陌生、且从未染指过的世界冠军奖杯……

11月3日,韩国仁川,由王思聪投资组建的中国IG(Invictus Gaming 以下简称‘IG’)战队在赛前被普遍看衰的情况下,以3比0零封FNC(Fnatic)战队勇夺S8(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瞬间引爆了国内亿万青少年的“电竞梦”。

就连一向严谨客观的央视新闻也对此点评道:“IG夺冠的背后,是一个拥有2亿受众的庞大群体。当不了解电竞的群众听到‘IG!IG!’的喊声后,是时候让我们重新认识电子竞技产业了。”

然而,一杭州家长在IG夺冠时呵斥是IG粉丝的孩子:“IG夺冠不是你沉迷游戏的借口!”

 

王公子的“游戏”

电竞最早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十年后风靡于日本,但真正开始成熟发展是在20世纪90年代的韩国。相对而言,国内电竞的起步比较晚,加之当时舆论普遍将其与“网瘾少年沉迷游戏”划了等号,因此并未受到太多关注。当时,从各大游戏代理商到各类小网吧,都在自发组织不同规模的赛事,规则制定、判罚尺度和奖金设立都比较混乱,更缺乏公平性及监督,所以一度又让电竞多了一顶“不务正业”的帽子。

2009年,从父亲王健林手中接过5亿创业资金后,王思聪先成立了个人完全控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并在2011年正式收购了CCM电子竞技俱乐部(以下简称CCM),并将其改名为IG,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游戏项目。

CCM前身是一支名为GMX的优秀DOTA队伍,成员实力不俗,但当时的国内电竞职业俱乐部并不多见,绝大部分收入仅靠参赛获得的奖金,这对于CCM来说是杯水车薪,加之2011年4月CCM又在大连DOTA大师邀请赛中出现违规操作被判取消参赛资格,俱乐部的经营雪上加霜。

于是,在微博上高调宣称要“强势整合电竞”的DOTA死忠粉王思聪看准了时机,收购CCM后又“天价”挖到LGD等当时其他四个知名战队的主要成员,并直接导致多家电竞战队解散,一时间在电竞圈内引起轩然大波。不过,当时业界普遍认为王思聪的操作纯属“玩票”,将优秀选手一网打尽简直就是在破坏“游戏平衡”。

“我觉得这个圈子里的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胸怀“大志”的王思聪可没时间照顾“燕雀们”的情绪。

IG成立后,“王校长”开始对电竞职业俱乐部大刀阔斧地改造:“安内”,训练规范化,将1500元的平均工资提升了近4倍;营销方面也做足了功课,包括团队包装、选手代言、线下曝光、出赛商演等。“攘外”,于2012年联合各电竞俱乐部负责人,成立了与行业协会类似的ACE联盟,从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方面对职业俱乐部进行了规范。

2015年10月,随着中国移动电竞联盟的成立,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的王思聪对电竞产业的布局也逐步浮出水面。7年间围绕IG俱乐部,王思聪先后创办了香蕉计划,与腾讯达成了关于英雄联盟的长期合作关系,从而拿到了赛事组织话语权;成立熊猫直播,签下Angelababy等一拨高人气明星主播,迅速占领“喉舌”高地,成为仅次于斗鱼的直播平台;又通过普思资本投资了ImbaTV、英雄互娱、钛度科技、VPGAME和网鱼网咖等公司,硬生生吃出了一条涵盖俱乐部经营、电竞联赛举办、赛事直播互动社交的产业链。

尤其是在IG问鼎S8前后,王思聪“不败巅峰退役”“吃热狗视力表”“双十一微博大抽奖”等一系列教科书般的营销策略堪称经典,这也无形中将国内电竞市场推向巅峰,有不少媒体更是戏称,“王思聪一手养大了电竞”。

实际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深入和普及,电竞完成了由“游戏”到产业的蜕变。《2017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称,2016年中国电竞产业用户规模超1.7亿,产值已超200亿;2017年用户规模达到2.5亿人,市场规模达到655亿元。《2018电竞产业报告》数据则显示,2018年国内电竞产业规模将达到887亿元,同比增长14.96%;电竞用户规模将达到3亿人,同比增长20%。

与此同时,关于电竞“是否等同于游戏”“到底算不算体育”“宣扬血腥爆力”等话题依然不绝于耳、争论不休。而出现如此多负面声讨的主要原因在于:爆款电竞产品过分宣扬其娱乐性,缺乏对竞争性的正确引导和推广;电竞用户群年龄普遍偏低,且在几何式暴增的同时催生出了大量“网瘾少年”。

 

因“赛事”而“科学”

2003年11月18日,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18年8月,电竞获得亚运会比赛项目席位,随着国内优秀俱乐部、国家队在亚洲乃至世界赛场捷报频传。国内电竞产业在过去三年里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体育文化向娱乐性转变,主流网络直播平台的融入,以及移动网络端等新兴技术的推动下,电子竞技一时间引来大量资本。

但与传统体育项目相悖的是,上游生产商对电竞赛事乃至行业拥有十足的把控力。目前,Riot Games(拳头公司——《英雄联盟》开发公司、2015年腾旭100%控股)、Blizzard(暴雪娱乐公司 ——《星际争霸》《魔兽争霸》《炉石传说》开发公司)以及Valve(维尔福软件公司——《CS反恐精英》《DOTA》开发公司)堪称产业链顶端的大BOSS,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巨人开发的《球球大作战》等产品也锁定了绝大部分移动电竞领域。生产商对整个行业未来的走向以及利益分配,有绝对的话语权。

但就赛事的运作而言,不是没有可操作空间。据统计,近三年,国内每年举办热门电竞赛事超过500项,赛事奖金总额超过5.6亿美元;赞助商增长速度更是翻了近10倍,用“野蛮生长”来形容亦不为过。

2015年底,苏宁打造第三方赛事平台——苏宁SES电子竞技联盟(Suning Electronic Sports),并举办职业组、全民组、高校组等赛事。今年上半年,与国家奥委会合作的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阿里体育CEO张大钟还表示,将会对电竞产品进行甄别,把足球、赛车和其他适合的电竞推广成为奥运会的竞技体育项目。

“我们认为,作为第三方电竞组织者,我们更符合奥运会一直推崇的公平原则,”张大钟还呼吁,上游生产商必须愿意在比赛期间免费分享他们的知识产权,才是电竞赛事保持活力,持续稳定发展的出路,其次鉴于电竞产品繁多快速变化的属性,最好是每年对其进行评估,而不是每4年一次。

目前,国内有90多家专业电竞赛事组织机构,可以说从电竞产品开发商、代理商、到三方运营商,都在各自组织不同形式和规模的赛事,缺乏统一监管标准的监管机构,也让国际奥委会对赛事的公平性、规范性打上了问号。

“入奥”的另一个绊脚石是,过去为了获得更多用户粘性而进一步扩大市场,上游生产商们对个别产品的战斗射击场景图文声效设置上确实存在争议。目前看来,这一情况正在得到修正,如《王者荣耀》就将“五杀”改成“五连绝世”等,有意淡化游戏中的暴力色彩。

总体而言,电竞赛事正在积极向报道专业化、城市主场化、赛事联盟化、商业标准化、体育娱乐化等方向发展。包括直播平台的正面宣传、加强俱乐部与地域粉丝的互动、版权方与赛事组织方收益的合理分配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同时,“绿色办赛”“科学办赛”“适度办赛”也广泛被业内所接受,让电竞运动健康有序发展。各大赛事的成功举办,则成为了一面面正大光明的旌旗,持续消除着负面声讨。

 

何以“漂白”而生?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电子竞技产业链涉及9个行业方向,国内电竞公司多达1万多家,需求职位有教练员、数据与战术分析师、裁判员、职业经理人、赛事承办、场地运营与维护、主持与主播、电竞商务、游戏内测工程师等36种,岗位空缺达26万个。巨大的人才缺口,也是各个高校竞相试水电竞专业的原因。

国内不少院校也是瞄准了这块蛋糕,开始培养电竞产品开发、战术分析、主持主播、营运推广等相关人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共有51所高校开办了电竞相关专业,其中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上海体育学院、天津体育学院等5所高校开设了与电竞相关的专业,学历分中专、大专、本科三个级别。专业开办起来了,但仍然存在公共教程及师资队伍缺乏、硬件设施不足等问题。

对此,有高校尝试直接与电竞俱乐部、赛事运营商、直播平台进行合作,一方面聘请职业教练、分析师、主播到学校讲课,另一方面让院校学生能身临其境地接触到电竞产业,加速融入其中。

今年8月,国内顶级《英雄联盟》人气俱乐部RNG就尝试与重庆邮电大学电竞社合作,将全程赞助邮电大学电竞社的所有活动;11月,河南省郑州大学、河南大学等15所高校也举办首届ESDA河南电子竞技高校联赛,让学生们参与到电竞赛事中去。

在优秀的电竞选手选拔方面,湖南省电竞协会副秘书长皮昕炜指出,就生理条件,能有机会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年龄都在十五六岁左右,到了二十岁出头,选手就会因反应力下降、或身体出现各种伤病而逐渐被淘汰。另一方面,目前的职业电竞选手大多没有什么学历,跻身职业之前,也基本是靠兴趣和天赋在网吧或其他电竞场所单练。由此可见,高校几乎不可能培养出高水平的职业电竞选手,而只能在选手培训之外或赛事服务上下功夫,职业电竞选手的培训与选拔上反而落在中职、中专等教育机构上。

目前,国内部分业内机构、赛事运营商、顶尖俱乐部就职业选手的发掘培养与相关机构进行了尝试性合作。11月,阿里体育联合南京部分中职技术学院,采取3年中专和5年高职两种方式,尝试通过学校教育来培养职业选手。与此同时,EDG电竞俱乐部也宣布,将成立全新青训系统品牌——EDG.Y(YOUNG),以完善俱乐部的梯队建设,并提出了学员选择标准:第一,年满十六周岁;第二,在国服或者韩服拥有大师以上段位;第三,获得监护人的理解并支持;第四:能够接受宿舍集体生活。

此外,北京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也在近日表示,将在全市16个区进行电子竞技联赛队员选拔,并与中小学校合作,在校园内开办“戒网瘾”培训,以正确引导青少年接触职业电竞。

目前,尽管“电竞是体育”已得到政府层面及社会大众的承认,并随着各大赛事的成功举办获得相当的热度,但行业如何处理其天然的“致瘾性”以及盈利模式,依然是该产业能否健康发展的前提。否则,它将如“赌博”“制毒”,尽管“产业”再大,也不过处处带着“血腥”,让人生厌。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