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职场纵横

【特写】陆奇:人生就是一场无情的战斗

[来源:本站原创][日期:2018年09月11日][点击量:704] 【 【打印】

本刊记者 冯思哲

 

天才是勤奋的,也是多变的,陆奇就是这样的天才。他不断地在世界知名企业间转换,为之奋斗、拼命,不断地创造奇迹。但企业始终留不住他的脚步,从雅虎、微软到百度,再到Y Combinator,他始终在寻找,寻找一个他能参与的重大的、由技术驱动的创新机会。

8月15日,美国创投公司Y Combinator(以下简称YC)正式宣布进入中国,这不足为奇,中国市场中独角兽公司越来越多,资本自然蜂拥而至。业界惊讶的是,“神隐”许久的前百度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出现在媒体沟通会的现场,“摇身一变”成了YC中国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同时还将担任YC全球研究院院长。

这直接否定了数月前外界的猜想——陆奇将去拼多多任职。这让外界有了一丝安慰,毕竟拼多多的名声,实在不值得陆奇站台。不过还是有人把陆奇进驻新东家定义为“下嫁”,只因YC公司虽然在美国也名声在外,孵化过了超过1900家初创公司,其中包括短租平台Airbnb、云储存服务供应商Dropbox、数字支付供应商Stripe等知名公司,这些公司的总估值超过1000亿美元。但与陆奇曾经任职过的雅虎、微软、百度相比,YC仍显些许“寒酸”。

但陆奇有自己的想法。他常说,人生就是一场不停的、无情的战斗。雅虎、微软、百度等世界知名公司基本已处于世界之巅,再“向上”的可能非常狭窄,而从一个略微低洼的起点拼搏,可能领略到更多精彩的风景。

童年家庭的困苦让他习惯了凌晨入睡、黎明起床,习惯了永远在前进的路上。就算已经成为“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陆奇也不太习惯“安逸”,希望一直向前。

 

天才源于勤奋

陆奇是一个幸与不幸参半的人。幸,是老天赐予了他异于常人的学习天赋;不幸,是贫苦的生活和矮小瘦弱的身体让他连当工人的资格都没有。不幸使他比常人更加刻苦勤奋,幸使他比常人走得更快。

少年时期,陆奇和家人蜷居在上海郊区十几平方的棚户区里,连吃肉都成问题。可是现实是,他想去造船厂当工人都被拒绝。所幸脑子够用,又赶上恢复高考,陆奇考入复旦大学计算机系。

在学霸遍地的复旦,陆奇也是佼佼者,他扛着全年级最大的军绿色书包,永远是图书馆熄灯后最后走的那一个。陆奇的前东家李彦宏就在他编著的《智能革命》中提到:1987年,在复旦大学的校园里,有一个和陈景润一样瘦削,戴着大框眼镜的青年,每天背着一个很大的书包行走在校园里,精神抖擞,喜欢思考在外人看来很玄奥的问题,同学们都喊他“陈景润”。这并不是夸大其词,陆奇在毕业时就写下的“陆氏猜想”:HI=>CHB(公式中:H代表Human,I代表Intellectualized,C代表Computer,B代表Brain),意思是,人类终将使电脑智能化且使其远胜人脑。现在这一公式早已被互联网电脑的现实所证实。陆奇也并不是无端写下这一公式,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当时的想法:“计算机给我们带来非凡的知识和体验。给我的直觉就是,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以后一定可以做得比人更聪明,我当时有这样的直觉,所以我就这样写了。”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课程时,陆奇更加紧张,“离开中国之后,有两件事情指引着我的学习和工作。一是知道更多,了解到更多的科学和技术。二是做更多研究,以便人们能在更短的时间内把工作做完。”在他的校友董洁林眼中,陆奇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家中事务交由太太打理,每次朋友聚会,他总是姗姗来迟,吃饱喝足后,就匆匆离去。毕业后,陆奇向师兄李开复请教未来的规划。有着相似经历的李开复建议他去硅谷的技术类和IT类公司,用所学技术打入美国的科技公司。于是陆奇开始了他在美国科技行业的路径。

陆奇的第一站是雅虎,这也属于一次偶然。当时,陆奇仅仅是陪着一位想进雅虎工作的同学,与雅虎的技术主管吃饭。闲聊中,这位技术主管得知陆奇正在开发一个与在线购物有关的技术,当即邀请陆奇去雅虎办公室并给了他一份offer。

初到雅虎,不管是出于对工作的负责还是常年形成的习惯,陆奇每天凌晨入睡,四点起床查看邮件,再去晨跑,直到六点之前到达办公室。在雅虎的十年,陆奇获得了20项行业专利,这些专利壮大了雅虎的搜索技术,促成了雅虎对搜索引擎Inktomi的收购。他还率领团队开发了“巴拿马”平台,与Google广告平台抗衡。卓越的技术能力,为他在商业领域打下了良好的口碑,而他一贯坚持的刻苦精神,甚至成了一种传说。

从一名普通工程师升至执行副总裁的陆奇,在同行眼里,就是一个“Workaholic”(工作狂)。在离开雅虎时,同事为他举行饯别会,他们的衣服上印着“我曾与陆奇一起工作,你呢”,可见同事对他之崇拜。

 

鲍尔默的“骄傲”

2008年,雅虎业绩日薄西山,不少员工离职去了微软。微软也在一直试图收购雅虎的搜索业务,但因为雅虎创始人杨致远的反对未能成功,反而遭到竞争对手谷歌的狙击。微软想要陆奇之心日益强烈,陆奇左右权衡后,决定去微软。为此,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对公司的内部信中表达了自己的兴奋:“花5个月获得一个人负责微软未来最关键领域,不算漫长。不过,我要岔开一下话题。我们已经胜利,瞧,他来自雅虎。”

半年后,陆奇一手打造了Bing(必应)搜索,专门对抗谷歌搜索。但是当时,必应的搜索市场份额只是谷歌的零头,谷歌的用户满意度比必应也高很多,并且谷歌还在不断改善自己的搜索业务。陆奇当然也知道自己面临的挑战,但是他很有信心,总是说:这项业务(搜索业务)实在太重要了,决不能让一家公司控制。他认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微软搜索将更具独特性和吸引力,来同谷歌开展有效的竞争。事实上也是如此,在陆奇出任微软互联网业务部门负责人期间,微软的搜索份额从8%上升到20%,成为谷歌的首要竞争对手。后来,陆奇又领导了包括Microsoft office、Office365等在内的多项业务,成了微软所有产品中的经典。

成绩背后,是陆奇一如雅虎时期那样刻苦,有时更甚。陆奇不光是对自己“狠”,甚至严格要求别人,他经常把会议时间定在晚上九点,以此持续不断地向身边人暗示:我们必须按互联网的节奏工作。他不断敦促在线部门修改工作流程,提高运营效率,甚至还会亲自修改代码,彻底改变了微软既有的三年一轮的产品周期传统。“我2009年加入微软时,有些产品已经三个月更新一次,现在越来越快,每天都可以发布更新。”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院长王永东向外界证实陆奇负责时期微软的变化。为了提升必应的业绩,陆奇每天会让团队找五个搜索关键词,与谷歌等竞争对手进行同类比较,如果输了,就要问自己为什么,怎样才能扳回一局;如果赢了,则会总结经验,看看怎么能够领先对手两步。如此,坚持数年之久。

“他代表硅谷华人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一条典型路径——凭借技术实力进入外资科技公司,努力工作,成为技术骨干并率领多国技术军团,”陆奇曾经的雅虎同事对他如此评价。“陆奇集资深专业技术知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广泛的商业知识于一身,在业界是非常罕见的奇才,”微软前CEO斯蒂芬·鲍尔默也充分肯定了陆奇在技术方面的专业性。

 

李彦宏自叹不如

2017年1月,百度突然宣布,陆奇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主要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2月,陆奇被任命为百度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这一点都不稀奇。因为李彦宏和陆奇早已相识20多年,在这期间,每年夏天,李彦宏都会和陆奇相聚在酒店讨论技术和产业的发展。李彦宏也曾多次邀请陆奇来百度。

和陆奇在微软困厄之时到来一样,2017年百度深陷医疗广告事件的舆论风波,形象大为受损,甚至遭到消费者的口诛笔伐。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等平台不断烧钱,两名副总裁王湛、李明远相继离职,百度连续两个季度净利下滑,营收在第三季度出现近年以来首次下降。陆奇此时到来,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外界也把百度看成是陆奇的最后一站,毕竟陆奇已经年近六旬,一直在搜索领域有所建树的陆奇与百度也胃口相对。

与李彦宏梳理百度当时面临的十大挑战之后,春节一过,陆奇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狂风格。正月十二,陆奇果断裁撤200多人的医疗事业部,此事引起了公司上上下下的非议,毕竟一上台就丢人饭碗,没有人会信服。接着陆奇把百度外卖卖给饿了么、收编百度研究院...短短半年,将百度的公司架构、业务体系、人员配置进行了一场彻彻底底的大清洗。几乎与此同时,部分同事譬如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宣布离职,外界普遍认为,本次百度出现的人员震荡与陆奇新政有关,可见陆奇的深入改革阻力并不小。

这并不妨碍陆奇在AI领域做更多:成立了智能驾驶事业群组(陆奇亲自领导);深度整合包括NLP(自然语言处理)、KG(知识图谱)、IDL(深度学习研究院)、Speech(语音)、BigData(大数据)等,组成AI技术平台体系(AIG);全资收购渡鸦科技公司、硅谷科技公司xPerception。他把百度分为搜索和人工智能两大板块,向外界透露出一个明显的信号:百度正在为自己积累数年的人工智能寻找更多的场景落地,并且通过场景和产品找到商业模式。

陆奇在百度的2017年,百度有了明显区分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AI技术平台体系,分别对应无人驾驶、智能家居等多个AI落地场景。连李彦宏都对陆奇在AI领域的专业技术刮目相看。李彦宏甚至认为,自己对人工智能领域的了解不及陆奇的十分之一。

可惜,陆奇在百度的任期远远不如在雅虎和微软那么长。5月18日,百度宣布,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陆奇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但仍将继续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任期虽不长,陆奇的业绩很明显,2017年1月到2018年5月,百度的市值从陆奇来时的604亿美元上涨到940亿美元,而陆奇离开后的三个月,百度的市值是775亿美元,下跌近18%。虽然百度在陆奇离职后,极力否认陆奇在百度的突出业绩,但是从这一两年来,百度市值的变化和在AI领域的布局,外界很明了陆奇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这些成绩是陆奇数百个熬夜换来的。在入职百度的一年多时间里,陆奇几乎奉献了自己的所有时间。由于在北京没有住所,陆奇一直住在北三环的酒店里,坚持每天六点上班,深夜离开百度大厦。为了配合陆奇的工作,业务部门的同事都会在周末到酒店跟陆奇商讨方案。李彦宏评价陆奇:“工作极其玩命,上下有口皆碑。”显然,在公众眼里,陆奇已经是一个苦行僧一样的存在。

 

为创新而战斗

此次陆奇加入的YC公司虽然是创投公司,但其多位高管几乎都是程序员出身,所以YC公司也被外界称为有极客情节(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有狂热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钻研)。这也就不难理解,YC公司为何会选择陆奇作为中国市场的第一人了。

“美国人并不清楚陆奇在中国的情况,他们只知道一点,陆奇是工程师,是 Hacker,这一点对 YC 来说非常重要,”Strikingly(上线了)创始人陈海沙对外界证实了这一点。“陆奇是一位分外杰出的技术专家,他的使命与我们相符,”YC董事长奥尔特曼(Sam Altman)说,“他能够把YC在美国的成功经验应用到中国市场。我乐观地猜测,未来10年内很大一部分科技公司都将在中国或美国诞生,而有中国创始人加入这个社区将格外令人兴奋。”而陆奇加入YC的理由更简单,“我一直有一个长期的理念,就是如何让我自己有机会参与下一拨大的、由技术驱动的一个创新的机会。”

在YC,陆奇将继续往返于太平两岸,“我把自己想象是一个软件,一个代码,今天的版本一定要比昨天的版本好,明天的版本肯定会比今天好。”他说。

显然,百度不是陆奇的终点,YC也不一定是陆奇的终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陆奇曾坦率表示:“我马上要57岁了,我要考虑的是,自己接下来的5年到10年,能成什么事情?”他也表示,“过去艰苦的环境教会他一件事,不要把任何事情想当然,人要有很强的职业操守,要非常努力的工作和学习,要尽最大可能地奋斗。”

陆奇现在依然穿着技术工程师特有的T恤加牛仔裤,白色的袜子和棕色的凉鞋。一如他最初加入雅虎时那样,充满斗志。从雅虎到微软,从百度到YC,陆奇一直保持着向前的战斗状态,几乎从未停息过。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指导单位:中国职业经理人协会 主管单位: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主办: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 渝ICP备14005088号
重庆职业经理人协会信息平台 版权所有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543号